坚持民意,挑战党意/刘彦运

民主行动党槟城州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因在填海课题支持反对党巫统议员提出的动议,结果引起轩然大波。郑雨周在最近的民主行动党槟城州州选中仅获得190票,黯然落选。对一个资深的党领袖,并曾担任重量级职位的郑雨周来说,今次的落选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与州议会的“违逆圣意”有关。

另一方面,在州代表大会上,槟州才能园支部代表桑瑟星在辩论时力挺郑雨周,公开质疑希望联盟政府的议员是不允许支持任何国阵议员提出的动议这个不成文的规则。他举出一个有力的例证,在此前的国会会议中,国阵政府提出2014年国会议员(薪酬)修正法案时,为何没有一名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站出来反对,反而一致支持国阵议员提出的提高国会议员薪酬的动议。

桑瑟星的质疑是极为有力的,并且击中问题的“要害”!这也引发了不论是在国会还是州议会,到底是民意为重,还是党意为重?应该是民意凌驾党意,还是党意凌驾民意?一旦一个课题或一项动议,不论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提出来的,全体代议士在做决定时应该是以民意为依归,还是党意为依归?

人民当家作主成空话

这是否意味着攸关代议士本身利益的课题,例如有关自身薪酬的切身利益问题,根本就无所谓的民意或党意,代议士在考虑问题时仍然是以自身的利益为出发点进行表决。

而一旦涉及民生或国家大事等课题时,党意往往就被奉上“神台”,不论执政党还是反对党,必须集体行动,如果有哪个代议士“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为民请命,与本身的政党或阵营唱反调,有关阵营的同僚则将“群起而攻之”,将有关代议士视为叛徒。而有关代议士是否顺应民意,还是违背民意?似乎也没有代议士会感兴趣了。

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我们不禁要问,在民主体制的国家中,人民代议士是由人民选出来代表人民在国会或州议会发言及履行为民请命的任务,代议士的一切行动不是应该顺应民意,以民意为依归吗?如果在民意之外还有党意或“圣意”需要考虑,还得接受“圣裁”,那一旦涉及有关人民权益的课题,又或者人民权益与政党利益出现冲突或矛盾时,民意要如何彰显?民主的真谛又要如何彰显?所谓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体制不就成了一句空话,失去任何意义了。

体现真正代议士精神

其实早在18世纪,英国的政治家兼哲学家柏克(Edmund Burke)就曾经将人民代议士在履行议会任务的角色分为两种,一种是主张代议士可依照本身的意志及智慧在政治事务中自行判断,称为“委任说”(trustee model of representation);另一种则主张代议士必须依据选民的意志行动,称为“托付说”(delegate model of representation)。后来在政党政治出现后,绝大多数的代议士都是代表各自的政党,在各政党的旗帜下竞选,中选后的代议士在执行任务或本身的职责时,除了民意,更多的是考虑本身政党的立场与理念,也就是党意。

荷兰莱登大学区域研究所的陈亮宇在其《代议士代表着谁?党意凌驾代议政治》一文中指出,在现实运作下,无论选区民意明不明朗,代议士在无形中似乎都依循着标准的行动准则——听从政党指挥。在实际层次上,政党也常利用资源利诱,或以党纪处分,或以不再提名该代议士为下届选举候选人等种种手段,让代议士配合政党的行动。

陈亮宇描述的是台湾立法院的情况,然而,将这段文字放在我国国会或州议会,何其贴切!

作为环保斗士的郑雨周因坚持民意,挑战党意,下届大选的命运可想而知。不过,郑雨周这种为了贯彻自己的理念,坚持为民请命,坚持不违背自己的良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种精神是值得敬佩的。比起那些亦步亦趋,完全不顾民意,唯命是从的“应声筒”代议士,郑雨周体现的才是真正代议士的精神。

人民需要的正是这种具有独立人格,不畏强权,不计个人荣辱,敢于抗争的代议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