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经商文化政策差异
马中合作缺统一战略

巴生港口应加大投入,形成一个国际、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转港口。

(吉隆坡6日讯)“马来西亚和中国缺乏统一战略、大马发展模式由企业主导、专注媒体宣传多于实际目标”,这是熟悉大马和中国两国企业及政府发展事务的人士对马中合作接轨上面对困难的评价。

中国是马来西亚最大贸易伙伴,且中资来马投资在往后数年也预料将会大幅提升,然而在两国经商的文化和政策差异的情况下,必须进行多方面的基础工作,才能够确保两国企业能够完成对接。

尽管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马期间也见证了许多协议的签署,两国在多方面拓展合作,但是让国内在中国投资的商家和在大马投资的中国企业家质疑,这些企划是否会补救关丹产业园和钦州产业园这两个姐妹园区的后果,即中国方面发展迅速,立竿见影,但是大马方面的发展却有限。

询及过去为中资企业和大马企业做对接时,有哪些方面是“接不起来”,或是存在落差?数名接受《南洋商报》受访的中国商家指两国企业本身存在文化上的落差,理解力也不同。

多数是企业界合作

观察目前的形势,虽然两国关系已经升至全面策略性伙伴,但是基本上没有马来西亚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大型基础项目,大多都是企业界的合作。

“这个模式就不太一样。但他们一旦形成了一个管理模式,肯定会寻求市场发展最快的机会。”

“马来西亚这边都是企业对企业,可能大家算计的时候都是利益,眼前利益比较大。可是长远互补方面,利益相加的时候,寻求未来市场更多空间、更广泛的国际市场空间,这个考虑还不太多。”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两国领导有必要加强这方面的交流。

也有一些能够和马中双方官方人士联系的人物受访时直言,“有些时候和大马的领导人谈的时候,我们鼓励他们要有更多的想法,更多前瞻性的建议,跟中国领导人直接对话、提出要求。我相信中国只要是认为有利于全球经济发展、马来西亚和中国双边经贸交往、都会去做。”

大马专注媒体宣传

“但往往在提问题的时候就不太成熟。”

他也直批大马方面,“不够关注,不够专注,更多是专注于媒体。”

他说,若何中国领导人去谈,没有良好的事先准备,拿出诚意来,很难谈。

与新加坡无法协调大马可单方建高铁到新山

有熟悉相关事务的人士透露,以从吉隆坡到新加坡的隆新高铁,马来西亚一直期待赶快去建,但是一直和新加坡方面协调。

“协调不下来,难道把马来西亚的高铁建到新山不行吗?没有,还在等着隆新高铁,隆新高铁。”

他说,快速将高铁建起来对经济发展有利,而大马政府在处理这类事情上应该要务实。

巴生港口应连接中国运输

他也提出,巴生港口处在马六甲海峡的战略位置,目前是世界第12大港口,若令这个港口和物流连接中国南半球到北半球的运输,其实可以想像能够在其中扮演的作用。

“你的思维应该是排在世界前五就对了。可是这个港口为什么不能加大投入,形成一个国际、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转港口?”

他认为,若大马政府能够在巴生港口形成沿海产业带,相信届时周边土地根本不够用。

“结果我现在去看,这个自由贸易区里面是空的。”

谈到关丹产业园和钦州产业园进展的差别,他指其实关丹港口处在重要位置,但是其扩建却是企业和企业之间。

他说,关丹产业园区是G2G,但是港口却是企业对企业的,所以在扩建的考量方面会考虑有关预算的问题。

修单线铁路缺乏速度

“如果上升到国家来建,如果用亚投行的资金来建。如果真的有雄心要把关丹那个地区,包括整个东海岸建成多大的产业群聚呢?没有。只是想要修个窄轨铁路在那里,速度又是什么呢?是一样的。”

他说,在吉打等地也看到有关修单线铁路的工程,占地一样、成本也没有少多少,但是缺乏速度。

他说,中国铁路系统即使不修高铁,其实动车(火车)就够用。

“整个马来西亚从南到北,从槟城到新山可能就700公里。大连到哈尔滨多少?900公里,我们的高铁跑起来是三个小时点对点。你如果说不用跑(每小时)380公里,跑250公里还不行吗?都不用四个小时。”

他说,双线的高铁可以趁着现在人不多的情况下兴建,否则将来重新规划,在一些地区被占下来后,又更不好弄了,成本更高。

两国合作需制度创新

熟悉两国业务的人士说,两国合作要成功也需要双方在战略方面对未来有一个想法,这需要一些制度创新。

他说,中国在上海、天津、大连、广州、福建兴建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但这些港口不只是对中国、对日韩台也有关系,但是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国际物流枢纽,要发挥这个作用,本地的港口需和中国的自由贸易港有合作,能够在政策、制度方面产生更深入的关系?

他说,在市场方面,包括各种大众商品,马中两国的直接对接、对多样性产品,将两国商家结合到一起来。

“我觉得这些都是未来,都应该是政府的领导和双方领导人去研究和探讨的。”

要成国际物流枢纽须加快便利省成本

对于大马要成为国际物流枢纽,受访的商家认为这是一个雄心的想法,但需要一个好的计划,包括金融方面必须要有所配合,达成便利、节省成本。

“所以你把这个布局好了,可能和中国的一些重要港口形成政策对接,双边可以形成一个免检、用系统支持加快便利、减少成本,不是一些很好的事情吗?”

他也说,一些产业在中国受到很严格的限制,但是马来西亚可能需要引进这方面的投资,可以公开欢迎这些商家,将整个产业建立到一个程度,整个产能都会是属于马来西亚的。

他说,届时就会形成中国企业在大马的投资,甚至让这些中国企业在大马上市,将两个资本市场对接起来。

中国不接受桌底交易

他说,伦敦资本市场也要和上海市场对接。

“大的格局考虑,真的要做到那一步,可能是大家的胸怀一下就打开了。”

一名和中国国营企业有来往的中国商家受访时直言,中国讲究实效,马来西亚经常有些问题,会让中国的国营企业很难做。

“包括有一些协议是桌底交易(undertable),他们很难做。他们通不过……”

这名商家说,其实政府可以立法保护土著,该给多少就给多少,在这方面应该清晰。

独家报道:苏正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