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与巫

相对于北方《诗经》的温柔敦厚,南方的《楚辞》妖媚多了。句子长了,界限模糊了,人、巫、鬼、神,杂而揉之,罔两与影不分,《楚辞》中的〈九歌〉就是一部“巫音文学”(台静农)。

试读〈九歌·山鬼〉,人鬼之恋无疑:“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