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的坚持

菲利普本来是个英文教师,在非常偏僻内陆的乡村小学执教。他教了十几年书,为他自己的族群培育英才,让他们能够凭着受教育脱离贫困。他非常认真而用心,成绩也有目共睹。他在寄宿学校和来自内陆各地的小孩朝夕相处,明白这些学生的种种难处。

为教育而搬迁

这些寄宿小学生的双亲,因为过于担心自己的孩子无法适应学校(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大部分时间都在森林和村里度过),就举家搬到学校附近。他们寄宿在一间面积只有一间双层排屋的木屋,40多个同村的人一起挤进这间屋子。木屋里没有水电供,没有可以遮蔽的厨房,没有厕所。孩子的家长们为了孩子的教育,放弃了乡村里富饶的土地和森林资源,在这小镇边缘过着温饱不继的寄人篱下的生活。

大约5年前,菲利普从地方政府哪里得知,小镇所在地附近将新建一座巨型水库,水库不仅将淹没学校所在的小镇,也将淹没数十个村庄,受逼迁影响的村民将多达数万。

获知这样的消息后,菲利普连续数晚皆无法入睡。当他将这样的消息告诉他村里的乡亲父老们时,他们要不泪流满面,要不气氛或恐惧得难以入睡。有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妇甚至紧握着菲利普的手说道:“政府如果要用水库淹没我们的家园和土地,我不会搬走,我会让大水淹没我的躯体,用我的死来唤醒大家,誓死也要拒绝水库!”

辞去教职参与运动

接下来的几个月,菲利普再也很难专心给学生上课。一直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他应该做点什么,来阻止被水库淹没的悲剧。受不住良心折腾,他终于辞去了教职,以全职的时间和精力从事反对水库计划的运动。于是他开始挨家逐户的告诉村民有关水库计划的详情,听取他们的担心和意见,同时收集联署,向当局表达将受影响人民的意愿。国家成立日的那天,他随同十多名反对水库计划的人士扛了厚厚一叠的联署,准备到首席部长的官邸亲自递交。最后他们当然没有成功,反而遭警察逮捕扣留。

当菲利普被释放之后,他的斗志更上一层楼了。他已暗中将保住即将被水库计划截断的河流和将被淹没的土地,当作上帝委派给自己的任务。菲利普联合了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了保护河流,反抗水库联盟;唤醒乡区群众,让他们认清事实,燃起保卫家园和土地的斗志。这场运动转眼就迈入第5个年头,菲利普的坚持并没有白费。虽然他的族群并没有书写的语言,故无法名留青史,可是菲利普的事迹,将通过口述历史和艺术,传诵于每个上游社群的角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