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的选择/曾庆和

西方高官退休以后,一般都过着很云淡风轻、像陶渊明、很张岱、很张潮的隐忧生活。他们不会再沾恋名利场,一早醒来,不光是沏一壶清茶或咖啡,他们最喜欢的是农艺,种种玫瑰白菊,在绿色天地寻找生命最后的春光。

但大马很不一样,看老马在巫统大会前,很戏剧化的口吻和冲逆及“没邀请照出席”,显然许多人与事,他始终未能放下。

毕竟这儿不同西方,在那里,领袖即使犯下无心之失,或部下犯错,他们都会选择不在被扔臭蛋前下台。他们不会不服气,基于英语世界,耶教精神的文明和法治,使他们清楚知道什么叫职权、不是滥权;什么叫服务群众,不是你是民、我是主。

举列大政治家邱吉尔,二战以后,英国选民对他很残忍,认为他有作战的能力,未必也懂得治国,用选票把他踢出唐宁街。

政治局面没有黑白

邱吉尔没有泪水,怀着一点点伤感、又一点点的谦卑,觉得英人的伟大,正正是敢于揭示一个领袖的渺小。这种完全豁朗的大智慧,造就了他个人的星光比一切历史名人还要耀目。他那种完全放手的境界,简直是一首不朽的诗。

大马政坛没有这般的人。即使某个领袖实际上已经埋下应该下台的伏笔,却偏偏以各种理由去催眠自己和催眠别人。所作所为令全民陷入迷茫,因为太不寻常,政治局面居然被扭曲成黑白难辨、又甚至没有了黑白,只以服从主子为本质!

所以你难怪老马没办法忍受,一个89岁的老人,明明可以休闲地把游艇开到海心,一面听音乐一面钓起一只大虾当晚餐,今天却只能披上战袍站在火线上。而最令他难过的,莫过于眼前所面对的愚群,大部分还是过去的同志。

英文有一句话:“不要跟成功辩论”,换到大马局势,可以是:“不要跟权力拥有人对抗”。但很明显,老马挑的是对抗。

结果如何,暂不可知。只知道他的选择是偏离了陶渊明、张岱和张潮,环顾四周,没有竹林也不见花田,只有暗夜中隐约传来奸险危机的饿狼声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