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的政令与王命/黄子

从健康角度而言,香烟对人体肯定是害大于益;至于新产品电子烟,其危害程度,潜在危险性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最可虑的是奸商毒贩,有机可乘,将毒品掺入其中上市。

许多推行禁烟的国家,排除经济效益而禁之。电子烟一如香烟对经济有贡献,可其损害国民健康,造成医药负担和生产力的损失,即或成本不是更大,也说不定是扺消。而我国几乎免费的医药将构成更沉重的负担。

此所以卫生部顺应各国趋势,主张禁之。而思考模式与能力仍冰冻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极端种族主义的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则声大夹恶反对卫生部的建议。理由不过是所谓许多土著青年的商业利益将遭扼杀。

柔佛州封杀电子烟

禁电子烟在内阁因此陷在泥沼中拖泥带水。随著禁令进两步退一步寸步难行,该部长又趁刘蝶广场2.0如火如茶进行,似乎已捞到一笔政治本钱,而再接再厉,高调鼓励土著青年捉紧电子烟的商机打造世界第一等的创意,扬威国际。

在世界潮流趋向禁止电子烟,纵使卫生部长人微言轻挡不住横刀杀出的乡村与区域部长,全面开放电子烟交易,土著青年又如何因卖有害健康的产品而在国际上扬威呢?泰北金三角和阿富汗的鸦片执世界牛耳,是威名远播还是恶名昭彰?

如今柔佛苏丹殿下一声令下或如魏家祥说的建议——别再找任何借口,明年一月柔佛州内土著非土著,电子烟店,通通黄飞鸿收档。卫生部禁不住不顾一切的极端政客的不知所云,碰上明事明理的苏丹殿下王令也好,建议也罢,极端种族主义政客,还能利用种族利益大帽子压人吗?再捞一笔政治本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