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霸空店偷拆设施
业者担心破坏治安

皇冠商业广场靠河的两排空置店面,楼上单位被游民“侵占”,多个单位的基本设施被偷的情况也相当严重。

(马六甲3日讯)靠近马六甲河边一带的皇冠商业广场(Plaza Mahkota)空置店面先被偷光基本设备,近来再被游民及吸毒者占为己有,附近商家担心再不驱赶管制,恐怕游民聚集数量会更多,影响当地治安及安宁。

这一带约有20间四层楼店面,有使用或是进行商业活动的并不多,绝大多数都是空置,尤其是二楼以上的单位,目前被发现游民“入侵”的有两三个单位。

买锁头侵占单位

有的甚至反客为主,购买锁头,外出时,将侵占的单位上锁,上演作贼的防贼荒谬剧。

这些游民人数约5至6人,年约十多岁至30多岁,男女皆有。

公然吸食强力胶

他们相信是吸毒者,因为附近上班族曾多次目睹这些男女公然吸食强力胶,相信是毒瘾发作,无法自主的发狂大喊大叫,也有时会调情鬼混。

也有的游民会在走廊上向行人讨钱,或是在夜间充当非法看车童,向车主索讨高达10令吉的停车费。

充当非法看车童

入侵者居住的楼上单位,没有水电供应,相信卫生环境很差。平时他们会到对面河边一个水管取水,楼梯间也发现有焚烧痕迹。

据悉,这些游民来来去去,有时当中的数人会消失一阵子,惟过后又返回,也不时会有新面孔出现。他们的作息不定,夜间较为活跃,会聚集在河畔或是店面走廊上。

电线被剪断偷铜线,窗口的铝框也被偷光,窗外马六甲河风光一览无遗。

渡轮码头及水警办事处迁移人烟稀少游民放肆

空置店面基本设备被盗窃以及游民入侵店面单位的情况是自两年前,自往印尼都迈的渡轮码头移至对面检疫中心大厦后,这个地区陷入寂静,再加上设立在马六甲中华大会堂对面,拥有数十年历史的水警办事处,也于去年搬迁后,致使毛贼更加放肆潜入干案,游民来去也肆无忌惮。 

去年5月,会所位于这里的姑苏厨业慎兴行茶酒楼公会,也遭二度入贼,会所内部所有电线被拆剪下,偷走铜线,三台冷气机内部的金属以及供奉关帝的铜香炉也被偷走,造成损失3万余令吉。

为了一劳永逸,该公会耗费约4000令吉,加强保安,在楼下入口处的楼梯口以及三楼公会大门安装两个铁栅门以防贼。 

而去年6月爱极乐狮子会会所也被贼徒潜入偷窃与拆卸一番。同一个月,甲华堂楼下信箱与电箱铝片也全被毛贼偷走。

墙上电线及电表被拆解后,不值钱的零件凌乱的丢置在地上。天花板也被破坏。

备有木棍防身

——甲华堂执行秘书●陈明岳

我在这里工作近6年,这一两年偷窃活动明显增多,吸毒者及游民聚集情况也更明显,行径猖狂。

我在办公室备有木棍及双节棍防身,同时尽量在傍晚6时前下班,不过若晚上开会,就无法避免,就须提早来准备。

我曾在日间目睹贼徒在这一排空置单位的二楼窗户爬到隔壁空置单位,让人捏一把汗;也曾在办公室内听到隔壁空置单位传出“砰砰砰”如装修的嘈杂声,相信是贼徒在偷拆内部电线等。

隔壁有人发狂大叫

我曾看到游民吸食强力胶,目中无人的在我面前走过;有时会在办公室内听到隔壁空置单位有人发狂式的大喊大叫。

也曾发生晚上理事开会时,会有游民向理事非法索取停车费,开口要10令吉。

其实除了警方要来巡逻,单位的产业拥有者也要关心自己的产业,加强保安系统,免让贼徒或游民无机可乘,或提高他们干案的难度。

我有试过报警,同时联络空置单位的商家,有的有来关切,有的则不闻不问,我希望各单位产业业者及商家能建立一个联络网,大家互通信息,以维护这一带的环境卫生及治安。

空置的单位楼梯间地上堆积信件、报纸等垃圾。

游民向路人讨钱

——印尼渡轮业者●林聚福

这一带游民没有打扰我们的工作,但会在店外走廊向路过的人讨钱。

贼徒潜入空置店面单位的范围有扩大的迹象,我们这一排店面被偷得差不多了,现在后面一排空置店面也开始成为他们下手的目标。凡是可卖钱的,他们都偷。这一带没有听闻有抢案,入屋偷窃就很多。

游民的情况及数量也同样有日益增加及严重的现象。

本来听说有人收购这里多个单位要改建酒店,但只听楼梯声,不见人下来,到现在又没有下文了。相信若所有单位都被使用,偷窃及游民聚集情况就会减少。

铁闸门被踢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