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伤脸缝针52天仍流脓
头盔锁钮嵌入青年脸颊

经过两次缝针,巴威德南脸颊已告别红肿及发脓,不过却留下疤痕。

(芙蓉4日讯)骑摩托车时肇意外而摔伤,一名青年右脸颊受伤缝针后脸颊仍作痛和流脓,52天后才惊觉有一枚头盔的锁钮已嵌入脸颊。

要求照X 光一直被拒

这名青年感到愤懑的是,较早前他接受缝针治疗后,发现有后遗痛楚及饱受煎熬时,多次向院方要求照X 光检验,惟一直都未能获得院方签准。

他52天后才到吉隆坡中央医院动手术,取出像10仙硬币大小的生锈锁扭“异物”。

伤者家属对此甚感不满,今日向拉杭区州议员玛丽祖丝芬投诉。

家住芙蓉龙城花园的印裔青年巴威德南(19岁),今年9月20日午夜与朋友看电影后,乘摩托车返家途中,在双溪乌绒路出意外,从摩托车摔下,手脚、脸颊及背部受伤,并被送往芙蓉端姑查法医院救治。

他被送院时处于昏迷状态,但医生只为他的背部照X光,以及只在他受伤的脸颊缝针。

伤者3天出院后,却感觉脸颊有硬物,医生告知,因为服用抗生素,肌肉才会出现硬块,因此拒绝为他照X光。

嵌入脸颊的头盔锁钮,令他痛苦度过52天。

频复诊失工作
母担心儿视觉受损

巴威德南两度到亚沙卫生诊疗所及新那旺卫生诊疗所覆诊及要求照X光,均遭拒绝,院方一直要他服用抗生素。

伤口久未弥合是凶兆

“不过伤口在拆线后仍未痊愈,而且还流脓发肿。”

他说,10月杪他到新那旺卫生诊疗覆诊,医生说只须持续2周清洗伤口及服用抗生素就能康复,护士在为他洗伤口的第3天,却告诉他说,伤口久未弥合是一种凶兆。

于上个月5日,他的母亲蒂薇(45岁,家庭主妇)就叫舅舅陪他去医院;因为舅舅语气比较凶,最终院方才写信批准他到芙蓉端姑查法医院照X光,经过X光照射才发现脸颊有黑色的异物,于是将他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并于11月11日动手术。

他原在五金店内任职,因此脸颊流脓红肿,还须频频到医院复诊,因此失去工作。

蒂薇说,在这段期间在怡保的丈夫去世,她忙着办理丈夫的后事,也担心儿子的病情,因为或影响视觉。

巴威德南(左起)及母亲蒂对于医院的疏忽感到不满,右起为陈丽群、古纳及玛丽祖丝芬。

锁钮生锈或有并发症家属考虑采法律诉讼

玛丽祖丝芬说,此事态是可以避免,该嵌入脸颊的锁钮还生锈,可能会有并发症;因此,她于昨日到端姑查法医院,要求院方作出调查及解释。

她说,家属已咨询律师的意见,并将考虑作进一步的行动,或会对院方的疏职采取法律诉讼行动。

新那旺区州议员古纳说,院方应该对伤者作出赔偿,及采取行动对付失职的医务人员,避免重蹈覆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