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不变地位大变/周秀洋

巫统代表大会即将拉开帷幕,虽然并非党选年,少了不少火花,但这届的巫统代表大会吸睛度依然不减。今年的代表大会,臂膀组织的开幕也一改以往的作风,不再由署理主席主持开幕,而是由各臂膀组织主席开幕,当然,巫统的说法是,这个是臂膀党员的要求,母体领导层只是“顺应民意”,但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调整,叫人怎么不多加猜想其背后的原因,是不是要阻止“某些人”发言呢?

从曾经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到如今的俨然成了党内反对党,慕尤丁的署理主席之位还有多长的寿命,也都成了外界不断猜测的焦点之一。副主席阿末扎希说,代表大会上,署理主席的位置依然没有变,就坐在主席的身旁,而其中一位副主席的位置就在署理主席身旁。

慕尤丁排出核心外

或许,肉眼看得见的那种具体位置没有变化,可事实上,从慕尤丁被踢出内阁之后,他的地位早就无法和昔日相提并论,位置或许没有变,但地位早就已经今非昔比了!当你逐渐的被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就算你坐的位置在最显眼的地方,又有什么用呢?

慕尤丁和另一名同样从内阁除名的巫统副主席沙菲益,这对难兄难弟可能遭到巫统开除或冻结党籍的传闻已经流传多时,每回只要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必定让人猜测,这回是不是真的有高层会被开除,但每一回,传闻依然是传闻。

没有政党永远执政

巫统里头的另一名“反对党”元老,前主席兼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想必一样让现任领导层头疼不已。退而不休的敦马几乎是任何时候都能逮到机会开炮,还出席了净选盟4.0集会,敦马也被警方传召问话了,至于下文嘛,嗯,可能还要等一等?这位巫统前任主席,出不出席本届巫统代表大会肯定都会成为话题,出席嘛,怕他老人家继续火力全开,炮打司令台;不邀请他老人家出席嘛,这又似乎有违“传统”,也难怪现任领导层一度萌生想要限制媒体报道的念头。

在位23年,手握大权的前政治强人敦马日前还说,“没有任何政党可以永远执政,对所有国家而言,最好存有两个政党。”我能不能将这番话解读成他老人家想看到国内出现政权轮替?是因为“人不在江湖”,所以思维也跟着改变了吗?如果今天,敦马依然是掌权者,我想,他绝对不希望看到在野党自强不息,最好就是让我党独大,不是吗?不论是在朝的还是在野的,有谁不想把执政权牢牢的握在手中,又有谁愿意你一届我一届的分享政权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