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民间团体呈备忘录
安比嘉要求展延国安法

安比嘉(左)提呈备忘录给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丹斯里沙礼尔(右二),但后者以“受辱”为由,退还备忘录给安比嘉。右为倪可敏。

全国人权委员会(HAKAM)主席拿督安比嘉代表公民社会和民间团体要求国会下议院展延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

她今日在国会大厦外受询时指出,倘若法案通过,会轻易发生“滥权”情况,因为所有权力都集中在首相身上,这完全是首相的“独角戏”,也是他们所担忧的地方。

“没有一个人能够有如此大的权力,首相已经是很有权力的人了,无需再增加权力。”

首相权力将过大

她说,她已经看过了该法案,国安理事会是顾问单位,而做决策的人是首相,然而首相可以在不经咨询的情况下,多次展延保安区的时限。

“就算是理事会建议把某地区列为6个月保安区的时限,但之后首相可在未经过咨询理事会的情况下再修改。”

对她而言,此举已经违反了国会的民主,我国不该具有这种法令。

她说,他们的意愿是要撤除该法案,但至少现阶段她恳求也希望说服国阵国会议员,至少能展延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

“我们公民社会请求,请展延(此法案)直到政府与公民社会商讨,聆听我们的意见。”

抨法案荒谬危险

安比嘉与15至20个民间团体代表,约30人今午2时到国会提呈备忘录,要求政府聆听他们的心声。

她说,国阵国会议员有接受他们的备忘录,但不愿给予任何承诺,她衷心希望国阵的国会议员会有“良知的好人”,展延该法案。

她强调,她要求今日提呈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二读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为了国人的安全,展延辩论该法案。

“请展延这荒谬和危险的法案,我认为许多人不了解此法案,总言之,我可以告诉你,这将会改变马来西亚、国会民主及大马司法。如果通过此法案,我们不会认得我们的国家,倘若此法案通过。”

安比嘉等人在下午4时15分成功与沙希淡会面,然而,沙希淡在今午4时30分在国会下议院继续进行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二读,进入辩论程序。

旺姐:比内安法更糟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医生在接收备忘录时说,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给予绝对权力给首相,首相无须对他的行为负责,此法甚至糟糕过内安法令。

希盟:如同宣判大马死刑

希望联盟同样也反对国会二读通过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因他们不希望该法案在国会下议院最后一天仓促通过,同时也忧虑该法案赋予首相过多的权力。

哈尼峇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说,其实希望联盟是希望撤销该法案,但若要坚持完成该法案,他希望国会给他们充沛的时间研究、辩论和修正该法案,并留待下季国会再辩论和通过。

他说,他们之前忙着辩论2016年财政预算案,因此没时间研究和准备该法案。

“除非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才有需要如此严苛的法案。”

出席者记者会的有公正党柯拉娜再也区国会议员黄基全、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和公正党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魏晓隆。

此外,魏晓隆说,该法案将给国阵政府很大的权力来诠释社会政治的稳定及国家安全的范围何在。

他担忧,近几个月来的国内政治发展,如“9·16集会”不公平对待等事件,若让首相手握大权,可能独立广场将会被永久申报成为保安区,休想之后在独立广场会有净选盟4.0或5.0等集会。

“政府这么急于通过该法案,如同宣判大马死刑。”

他也吁请国阵成员党如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一同反对国会通过有关法案。

哥宾星也质疑,在国会最后一天辩论该法案的做法有欠公平,加上法案仅赋予首相一人权限,该法案或会引发滥权问题。

国安法严苛?阿莎丽娜:不认同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不认同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是严苛的法案。

她在国会走廊的记者会上受询时说,提呈国安理事会法案是负责相关事项部门的要求和权力,但是否接纳提呈的法案,是议长办公室的决定。

她说,该法案是有关机构要求提呈的,她们只是尽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