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保尼历史地位不容否定/谢诗坚

槟州已故首席部长王保尼究竟在历史上扮演什么角色?而他的定位又在哪里呢?

首先这位平凡的政治人物——王保尼(1911-2002)的出身是再平凡不过了。他的父亲王如进是来自中国广东省梅州兴宁县之中南部的坭陂镇,是属于第二十三代的客家人,也是一位天主教徒。

王保尼早年被父亲送进大山脚英华小学,后转至槟城圣芳济中学。在21岁考获高级剑桥文凭后,经过师训,他成了一名合格教师。

战后(1945年)的王保尼回到金星小学执教。1953年,林苍祐领导的急进党派他在大山脚市区竞选地方议员(威中地方议会),他一鹄即中,从此奠下了他的政治路。

被林苍祐拉进马华

1954年林苍祐参加马华公会,也就放弃急进党(正如在后来的1968年林苍祐合创民政党而放弃民主联合党一样),并拉王保尼加入马华。

1955年,马来亚举行独立前的自治邦普选,林苍祐派王保尼在马华的旗帜下(已共用联盟帆船标志)角逐大山脚市区的州议席。开票结果,林苍祐领导的槟州马华和槟州联盟大捷,囊括14席,包括林苍祐、王保尼和谢成金。

1957年马来亚将获得独立,因此英参政司提名林苍祐出任首席部长(林苍祐曾担任首席议员),但林另有算盘,也就先后向英国及联盟主席东姑婉拒,因为他想成为华社的最高领袖(1958年出任马华总会长)。

于是他把王保尼推荐给东姑,但也需要经过投票,也就变成联盟会议中,有需要作出抉择,一位是王保尼,另一位是谢成金(林苍祐的表兄)。结果两人票数相等(5对5票)。经过第二轮投票,王保尼以7对3取胜,进而成了首席部长。

旧关仔角宣读独立宣言

在1957年8月31日那一天,王保尼代表政府和槟州人民在旧关仔角宣读独立宣言,另一个地方是马六甲。而在首都吉隆坡的独立大典由东姑亲自主持。王保尼有陪同出席,并在较后乘专机回槟主持“独立庆典”。这意味着王保尼代表了政府和人民(包括华人)主持大典。谁说王保尼不是扮演重要角色呢?

另外,在1961年,当东姑提出马来西亚概念时,就与英国磋商如何开展工作。英国方面认为,应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调查和鉴定东马人民的意愿是否要加入马来西亚。其成员如下:

主席:葛波爵士(Lord Cobbold),前英格兰银行总裁

委员:王保尼(槟州首席部长),嘉扎里沙菲宜(马外交部常任秘书长),安东尼阿贝(前砂拉越总督),大卫华特森(马来亚政府首席秘书)。

因为是以葛波为首,也就被称为葛波委员会。其所提呈的报告也就被称为葛波报告书。这份报告书在1963年5月时发表,确定东马人同意参建马来西亚。但因印尼和菲律宾的反对,东姑只好将有关事项压下,直接与另两个国家首长举行高峰会议。

就在这个时候,联合国突宣布要自行派代表前往东马鉴定民意,希望有助提高葛波报告书的“可信”地位。

就在各方决定马来西亚一定要1963年9月16日成立时(原本是1963年8月31日成立,后因纷争展延),但要参建马来西亚的新加坡、沙巴及砂拉越已等不及了,就认为不论联合国调查结果如何,马来西亚决按葛波报告书的建议行事。

也真是十分巧合,联合国报告书在9月14日公布时,也是确定东马人民愿意加入马来西亚,与葛波报告书一致。

就这样,代表华人及马华公会的王保尼也顺利完成任务。如果连宣读独立宣言和促成马来西亚成立都不是重要的话,那么马来西亚很多政治人物或政客就更没有资格列入历史人物榜内。

历史不能被遗忘

不论我们喜欢与否,也不论一个人的政绩,当他在位时,他毕竟是一个时代的历史人物。教科书怎么可以由个人偏见加以否定?这是个没有逻辑的说法。历史不能被遗忘!

特约评论:谢诗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