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问/邢诒旺 

我来得有点突兀,因为我不认识他——我是来看你的。来看看你,像来敲敲你的门,喝杯水,剥剥花生,把说得出来的都说出来,把说不出来的在未知面前摊开,轻和重的笔划,在对白的纸上沙沙作响:有些话说得再清楚,也只能暂时明白。葬礼过后,记得回来,我会尽量陪你,去过一段经历过死亡的生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