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会40执法员出动
甘榜峇汝牌楼拆了!

由于拆除行动有占用道路,所以有暂时关闭道路。

(大山脚2日讯)大山脚甘榜峇汝重组新村牌楼被拆了!

于今年10月建立在村口的牌楼后,因没有向威省市议会提呈图测而引起争议,虽然重组村的乡委会与新村发展官过后有向市议会协调,但市议会被指在没通知乡委会的情况下,派员将牌楼拆除。

被指没通知乡委会

市议会执法人员及辅警约40人是于今早约9时05分到现采取行动,并出动两辆“神手”把牌楼拆下,过后,用罗里把拆除下来的石块载,整个过程用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

拆除时关闭一边道路

由于有关牌楼的位置就在路旁,执法人员在拆除行动时,暂时关闭一边的道路,所以一开始行动时引起一小段路的塞车,但过后交通就慢慢顺畅了。

展开拆除行动时,马华大山脚区会主席陈德钦、重组村联邦乡委会主席江喜财、新村发展官尤沈峻及多名马华党要皆到场了解情况。

甘榜峇汝村民是于今年5月开始萌建牌楼的意愿,过后联邦乡委会向首相署属下新村发展部展开申请程序,在7月底申请获批,并在9月2日动工,于10月9日完工。有关牌楼高26尺、宽26尺,建筑费是3万8580令吉。

今年10月《南洋商报》报道了有关牌楼引发的争议。

宽限期已过仍没图测陈宗兴:依法行事

威省市议员陈宗兴受询时说,市议会给予的宽限期(11月15日)已过,但依然没有收到相关规划图测,才展开拆除行动。

“虽然有关方面已呈交工程师鉴定牌楼结构安全的信函,但关键的图测还是没有呈给市议会,宽限期一到,市议会自然采取拆除行动,不会再另行通知。”

他也强调,市议会是基于公众安全考量及当地居民投诉,决定拆除有关牌楼,并没有所谓的报复心态,市议会只是依法行事。

居民投诉路口变窄

“我们接获居民投诉,指建牌楼后,路口变得狭窄,两辆车子不能同时进出,此外,也考虑到牌楼建筑结构的安全问题。”

大批市议会执法人员到场准备拆除牌楼。

陈德钦:兵分两路阻不及市会报复多过程序理由

马华大山脚区会主席陈德钦直指威省市议会这项拆除行动,是报复多过程序理由。

他说,他并不是从市议会而是从其他方面知道市议会要拆除牌楼,所以他一接到通知就采取兵分两路之策,一路人赶到现场,而他本身则赶往威省市议会。

他说,他往市议会途中不断拨打市议会秘书的电话,可是电话没接,后来电话也拨不通了,就在他赶到市议会大厦时,他就接到消息,牌楼已被推倒了。

他说,在11月5日,他还与市议会主席、秘书、市议会建筑物小组主任一起举行小型会议,当时市议会要求短期内提呈由合格工程师所签署的保证信,以证明牌楼的安全性及结构处于良好,而在一个小时后,工程师的保证信就已经交给市议会了。

县长正等工程局评估

“但由于牌楼的位置在州政府的地段上,所以有关图测需要县长的签名,但是县长指他必须取得威省市议会及公共工程局的评估后才能签名,县长称已经取得市议会评估,正等待公共工程局的评估。”

他说,他们一直都有跟进整个事件,但是市议会却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就采取了拆除行动。

他说,一般程序,建牌楼都是首相署新村发展部与地方政府的协调,或许是技术上的问题,市议会指没有收到图测,他们才想办法去解决问题。

江喜财(左起)、尤沈峻及陈德钦有到场了解情况。

麦姆娜:安全考量出发拆牌楼无关政治

(大山脚2日讯)威省市议会主席拿督麦姆娜强调,市议会会拆除甘榜峇汝重组新村的牌楼,完全是从技术层面及安全考量出发,并没有所谓“报复”意味,也与政治无关。

她是今日下午在市议会秘书罗查里,市议员陈宗兴、罗如发、陈宗喜、王佑良的陪同下,针对有关牌楼事件召开记者会说明。

她说,市议会是援引1974年道路、沟渠与建筑物法令第72条文采取拆除行动。

“在此之前,市议会已于10月8日针对建筑中的牌楼未获得批准而发出停工令,但是过后有关工程并没有因此停止,所以在10月16日,市议会再发出一张通知单,要有关承包商在30天内拆除,与此同时,市议会也接到甘榜峇汝重组村联邦乡委会的请求信,以便可从10月28日延长14天至11月12日,市议会也允许了。

一直刮风担心架构

只是到了今天,有关方面还没有呈交图测,所以在11月29日,市议会援引1974年道路、沟渠与建筑物法令第97条文,发出最后通牒,由于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图测,而且一直有刮风问题,令到市议会担心牌楼的架构是否稳固,因此才在安全考量下采取拆除行动。”

她强调,市议会已经给对方足够时间去提呈图测,所以这拆除事件上,并没有所谓的是市议会采取“报复行动”。

麦姆娜召开记者会说明整个拆除行动的程序。左起王佑良、陈宗兴、麦姆娜、罗查里、罗如发及陈宗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