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团体是勇敢的一群/李耀明

我的政治英雄、韩国第7任总统(1993至98年)金泳三11月22日去世,欠1个月就满88岁。他勇于对抗朴正熙和全斗焕政权的压迫,经历各种迫害,最终成为30年来首名民选文人总统。

也有轻松的时刻。上周四一名资深外交官告诉我一个真实事件,立即获得一名同代人证实。

金泳三正要会见美国总统(1993至01年)克林顿。金泳三不会说英语,他的外交事务官觉得如果他用英语祝贺克林顿会很好。他们就教导他(我猜用单音节练)念:“哈罗,我是金泳三。你好吗?(How are you?)”并伸出手。克林顿回答后,继续说:“我也是。”

简单,不是吗?因为克林顿一定会说:“哈罗,我是克林顿。我很好。你好吗?”

好吧,真实发生的是:金泳三伸出手说:“嗨,我是金泳三。你是谁?(Who are you?)”克林顿回答:“嗨,我是希拉丽的丈夫。”(后来他透露他只是延续金泳三的对话)。在提示下,金泳三说:“我也是。”

牵连罪的受害者

沙巴州议会提交动议,禁止努鲁依莎和蔡添强入境沙州。此前,努鲁和蔡先后在武吉阿曼录取口供。

明天,国会将讨论谴责她的动议。

这次是她和蔡出席晚餐聚会,苏禄“公主”洁希尔也在场。后者父亲自封苏禄“苏丹”,是卑劣入侵拿笃的主谋。

她在辩护中声称她只是晚餐宾客,暗示着她不知道宾客名单。

自然,巫统政客和巫统关联非政府组织用“叛国类”指责的密集火力折磨她。因红衫军集会而恶名昭彰的人甚至恫言两名公正党议员可能“赞助”了入侵。愚昧真的没有界限。

我的看法:努鲁可能仅35岁,当了7年国会议员,但她已身在整个成人生涯中政治混乱的最深处(从1998年她父亲被监禁起,今年2月再度入狱),应已敏锐地意识到“牵连罪”的陷阱。

她和蔡一看见洁希尔,本可轻易起身并对所有人说晚安,甚至不与后者握手。他们会冒犯什么社交礼仪呢?事实上,晚餐主人才是错的。

我想,两人辜负了自己,并成了敌人的政治饲料。

努鲁本应为“疏忽”道歉,而非用“无知宾客”辩护。她不智地让课题恶化。

奥巴马在吉隆坡

民间团体的领袖在吉隆坡丽思卡尔顿酒店如愿见到美国总统奥巴马。

受邀者名单如下:拿督安比嘉、律师公会的史帝文、玛利亚陈、正义姐妹的妮莎、回教复兴前线(IRF)的法洛慕沙医生、辛西娅·加布里埃尔(Cynthia Gabriel)等,充分清楚显示奥巴马政府是认真和有诚意的。

他决定通过圆桌会议直接聆听的事实,自身就是一种讯息!他也强调,他们是勇敢的人。

奥巴马开幕致辞说,在出访外国时,除了政府领袖,他也会见民间团体的领袖,直接聆听他们面对的那种课题和挑战。他强调,他的政府在政策上相信推广民间团体。多元化公民集合的想法和观点,会让政府更负责任。

之后,他向拿督斯里纳吉传达,乔治敦大学献议治疗安华的病痛,然后提供顶尖教职(如果安华获得释放)。纳吉说他无法控制,为安华判刑的是法庭。

在民间团体会面后,如果有人希望奥巴马强烈批评国阵式的施政,那个人的确在发梦。如果国宾到访华盛顿期间这么做,奥巴马怎么接受呢?他已经在政治标准允许的范围内尽力了。

通过政府对政府和各种商业活动,两国有多种往来;因此外交部有充足的机会在施政方面轻轻推动,以加速谈判。美国大使馆官员需要时以配角和主角形式的敏锐投入(尤其是圆桌会议名单)是奥巴马成功到访的关键。据各家报道,大马也是模范的东道主。

附笔根据各种国际新闻报道,“回教国”议程会持续某些时候。殉道者在天堂永生和敌对者立即斩首的双重动机,似乎很行得通。
自封哈里发的巴格达迪不会离开。区域外的大规模恐怖袭击将会成为支柱。
对,这些野蛮行为以回教之名犯下,故名“回教恐怖分子”。我对此术语素有抱怨。许多回教名人谴责了他们的行动,并说屠杀和重伤与回教无关。
我想,形容为“任性的圣战主义”较贴切。虽然牵涉了回教徒,但并非回教行为!(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