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天,贫穷会成为我们的文化

或许你根本不想知道,总有一天,贫穷会成为我们的主流文化。因为按照今天的大马国情和经济局势继续发展,这种文化的降临其实也不足为奇。常言道,未雨绸缪;所以提早认识贫穷的生活面貌或者文化,也未尝不是一件值得从事的认识活动。

他们之间缺乏情爱

由民族学者奥斯卡刘易斯(Oscar Lewis) 撰写的《贫穷文化:墨西哥五个家庭一日生活的实录》,采用了比纪录片更翔实而细致的方式,去记录五个贫穷的墨西哥家庭一整天的生活,为那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千万人们的生活片段勾勒出一幅生动的画面。而作者的发现是残酷的,他写道:“这本书举例说明了迄今少为人知的贫穷的动理学(dynamic of poverty)。对我来说,这些家庭中最令人关注的事物是他们的愁惨(malaise),他们之间快意和满足的罕见,他们的缺乏情爱。坦率的情爱或我们通常意味着‘爱’(love)的那种东西,在世界上这些贫困质朴的人们中是少有的。”

可是,何以贫穷会导致这样普遍缺乏满足和爱意的局面呢?作者认为,只要饥饿和不适继续宰制人们,他们就没有表达温和以及比较不势利的情绪的多余精力;他们就少有实际快乐的机会。不但如此,这些贫穷家庭还呈现了大量一般人难以接受的不道德生活:不断败坏的宗教,破碎的家庭,婚外性行为,通奸和习以为常的多婚制。而造成这种生活以及环境的大背景,则是科技年代的袭击下所造成的变迁。而作者是将罪魁祸首的账算到资本主义的扩张上去的。

粉碎非物质文化

他说:“欧洲——北美系国家的最大输出是一种新的物质文化,它粉碎了它所及之处所有民族的非物质文化;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一个民族可以幸免。整个世界,人民憎恨着白色人种以及代表着机械世界的国家,可是又一边忙着模仿他们。他们得到的第一个回报就是‘文化沙漠’。”

只要一个民族被绊住在那和“科技年代”不可分的经济的蜘蛛网里,一种旧有的,在个体上满足的,原始的存在就被另一种不能满意的,赤贫化的存在所取代。赤贫化将粉碎家庭,社会以及文化,而在崩坏和粉碎中的文化特征就是再也不能让人有满意之感,不再另她的社会成员感到生命值得一活了。

我国社会文化离开奥斯卡刘易斯所描述的分崩离析状态还有多远?我看不是只有精力应付通膨的我们所愿意想象的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