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时代 命运迥异
中化校友北京喜相逢/郑昭贤

6位年轻中化精英学生与老校友周高塔(前排右一)共进晚餐。

据麻坡中化校史,上世纪20 年代就有麻坡学生到北京留学。刘在川1931 年北大物理系毕业。40 年代末和50 年代初,多批中化生北归,带着理想投奔中国。

老中青中化校友北京喜相逢。

有缘在北京与不同年代的麻坡中化中学留学生相聚交流,深深感受到,生活在不同时代,不同历史潮流,人生的旅途,人的命运,差异巨大。

到北京前,依陈维武校长的介绍,我与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研究生,中化校友陈韵乐取得联系。我告诉她,我想与北大和清华的中化留学生见面。她欣然答应,并进行安排。

同时,我与北京的中化老校友印尼文翻译家周高塔、画家黄国强和邱泽生联络,希望能促成北京中化老、中、青校友团聚交流。老校友周高塔高兴地说:“好,我请客。”

于是,10月25日晚上,几位年轻的中化校友到访周高塔学长的家,大家到附近一家餐馆团聚,谈麻坡,谈中化,谈各自的生活学习,其乐融融。难得的一次老、中、青中化校友北京团聚。

6位在北京的中化精英学生出席餐会。他们是清华化工系研究生陈韵乐、北大古生物系研究生侯铭咏、北大中文系的颜嘉慧、北大国际关系系的陈韵汇、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杜益兴和食品工业的周微芳。

1920 年代北京就有留学生

我告诉他们,据麻坡中化校史,上世纪20 年代就有麻坡学生到北京留学。刘在川1931 年北大物理系毕业。40 年代末和50 年代初,多批中化生北归,带着理想投奔中国。迄今还有周高塔、邱译生、 黄国强、李桂莲、杨霞、陈育英6位中化老校友定居北京。

冷战时代,中国与马来西亚的关系冻结,逾半世纪没有马来西亚学生到中国大陆留学。东西两大阵营对峙格局起变化后,从2002年开始,马来西亚学生又开始到中国留学。

他们是21 世纪新一波的中化中国留学生,他们的命运与早年的留学生大不相同。 50 年代的中化生是背着父母到中国,完全没有回头路,同时他们还得经历中国一波又一波政治运动的煎熬,甚至有人不幸丧失宝贵生命。

周高塔在餐会告诉他们,当年他与同学一登上船,就把护照抛入大海,永远告别他出生地马来亚。今天,年轻的留学生,逢有假期,就能回马来西亚,与家人父母团聚团,两者命运有天渊之别。

两代人不同心态

今天,年轻的中化留学生有不同的心态。音乐系研究生杜益兴说:我们与他们不同的是,老学长们选择报效中国,以新中国为理想。而我始终想着学成之后,把所学带回马来西亚,让马来西亚的笛子水平、华乐水平能够提升起来,和中国、香港、台湾、新加坡等齐头并进。

他说,老一代人以龙的传人身分自居,以炎黄子孙的身分为傲。我们年轻一代的以马来西亚华人身分自居,虽然依旧是炎黄子孙,但是对中国这个国家的亲切感受有所不同。

我祝愿这批年轻中化精英前途万里,他日母校中化中学将以他们的成就为荣。我也希望这批留学中国的年轻校友积极努力,让更多中国人了解海外华人,一路来他们的奉献和他们面对的困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