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丰富 学习更深化
黄昭瑜分享台湾读医心得

黄昭瑜也是台湾现代舞的社长,自小就喜欢芭蕾舞蹈,曾经梦想长大后往舞蹈事业发展,后来尝试舞蹈教课,才发现不适合把兴趣当成工作,因此打消这念头,现在的她更能自在地发挥芭蕾舞专长。

医学系给人一种门槛高、学习过程枯燥的刻板印象,一心往海外留学的学生,甚至担心毕业后的发展去向,回马工作不受承认等考量。10年前远赴台湾读医的黄昭瑜,希望通过分享在台湾读医的亲身经验,让准备修读医科的学生更具信心。选修医学系,不再局限于本地医学院,更可跨国比较不同国家的医学院师资、设备、资源、服务机会、医疗体系等考量。

毕业于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现任林口长庚医院皮肤科住院医师的黄昭瑜,为什么离乡背井选择赴台读医科?她说,当时做足一连串考量,也比较过大马和台湾的医学教育制度。

“台湾医学无论是学术交流或行业发展,与美国、日本、欧洲等国家有着紧密衔接,加上父母曾经也是留台生,从他们身上吸取对当地的见解,更让我有充分信心赴台留学。”

当地大学提倡活跃的教学方式,各种活动让学生参与,加上医疗体系不断提升、服务机会也相对高,在这样活跃的大学和资源丰富的环境下学习,学生的学习变得更深化。

可惜的是,谈到台湾的教学制度,许多人有个误解,把台湾与华语教学混合,担心毕业后回马发展不备受承认。

英语授课符合国际需求

“其实台湾的医学院课程以英语教材授课,上课内容以英语为主,符合国际医疗行业的需求。台湾拥有13所医学院,文凭受到大马和新加坡承认,毕业生无论继续留在台湾服务、或到马新发展,都不成问题。”

黄昭瑜说,每个国家的医学教育都有其优劣,台湾的医学课程与中国有别,中国是以华语授课,语言在国外的衔接上会有落差,然而台湾是以英语授课,医学课程也以西医为主,更容易与外国接轨。”

未来工作机会是最先的考量,除了比较各国的医学教育制度,二来可以看看该国家在教育名额分配的管制,有否取得工作机会的保障。

名额管控保障就业

如果门槛不严格,录取学生名额人数不受控制,市场的工作机会与毕业人数不成对比,最后导致“僧多粥少”的情况发生。

“中国在名额管控方面,没有一套良好的管制系统,有着人人都能读医的说法,台湾医学大学每一年在录取学生时,则拥有固定的名额限制,每一年医学毕业生总人数只限于1000名。

“这项制度是为了保护整体的医疗系统,更重要是保障毕业生的就业机会。

提供海外华裔照料

“在1000名额当中,有100个名额是开放给外国生和桥大学生。”

大马学生可以“侨生”或“外籍生”的身份申请到台湾留学。“侨生”是赴台留学的海外华人,而“外籍生”则是台湾留学的外国学生。以“侨生”资格的学生可通过保送单位包括各地华文独中、董总及留台联总申请入学;“外籍生”则可向自己兴趣的大学直接提出申请。

台湾实行的“侨生”政策,不但提供固定的学位名额给海外华人,也提供各种辅助,包括奖助学金、学费、生活起居照料等。

黄昭瑜说,台湾已经开始开发更多的升学管道给SPM考生,她以大马教育文凭(SPM)资格,在侨大修读一年大学先修班(Pre-U)课程,再申请台北医学大学。大学一般开课日期为每年9月份。“侨大是以中文授课,分为春季班和秋季班,春季班半年课程,一般只限给大马学生,大概半年的课程。秋季班则需要一年的课程,统考(UEC)文凭6年课程的学生无需修读侨大先修班,可以直接申请大学。”

有目标就会坚持

足足7年的医学路,询及对医学的热爱与坚持,黄昭瑜说,只要目标明确,无论过程再辛苦,你都会坚持走完。

“我不是自小就立志当医生的学生,直到中学接触不同的科系,才从中察觉自己的强项,商业科系不适合我,我比较喜欢推理,也因为这样,选择医学系的方向才变得清晰。加上我想要通过行医帮助更多人,就以这个目标坚持下去。”

“多接触、多学习”才能慢慢找到自己适合的。相信也有一些学生是背负着父母亲的期望,这一群学生的方向容易因考试挫折而摇动。她认为,有了明确目标,无论遇到再大的难题,都会坚持不懈地完成,因为自己有更伟大的使命,就不容易放弃。

该大学在第一及第二年鼓励学生额外选修通识课程,此课程涵盖人文、死亡学、宗教学、音乐等。他们相信,学生单是拥有医学知识还不够,也要提倡对人文的认识,因为医生需要接触各行各业的病人,课堂内传授的是病症研究,课堂外则是认识不同背景、文化的人,知识与经验两者兼具,才能有效地替病人找出病因。

她说,行医需要打破与病人的隔阂、了解病人的背景、居住环境才能诊断出症状的源头。

实践性的学习经验

在读书的过程中,多让自己接触各种活动,对未来投入医界有莫大帮助。她跟随校方到当地简陋、或是一些偏远市区的乡村施诊,她从中获得与病互动的体验。

“台北医学大学提供实践性的学习经验,包括户外施诊、医院考察,也为学生创造许多机会,包括比赛和考察活动,激发学生的潜力,让学生接触外界的行业机会。”

赴外国比赛领悟多

2010年,黄昭瑜曾代表校内“领导者培训营”到瑞士进行另一场“诺华国际生技培训营”。活动主题是关于未来趋向老化人口,如何解决配药方式的一些常见问题,并结合商业与医疗界一同探讨可行的治疗方案。

她说,走出外面才发现集合不同领域的人才、资源,原来可以想出很多创意想法,这也是学生接触外界的最好机会,让自己看到医学领域的可能性。

“我的组员有来自德国、韩国、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学生,因国家文化差异,大家看法不一,德国人比较严谨、法国人随性、亚洲人偏安静、印度人则积极进取,当时我是扮演协调者,大马人的优势是来自多元文化的成长背景,基于大马学生通晓多种语言,我们到台湾具有优势,遇到印尼籍病人,我们的马来语言可派上用场,遇到需要英语沟通我们也行,因此很多大马学生在台湾医疗领域都有出色的成就。”

摸索各专科 最后选择皮肤科

“医学系范围广泛,包含各个专科,最后决定选择投入皮肤专科,也是经过一连串的学习和实践,方作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第三及第四年是读解剖、病理等;第五、六及七年,在医院培训,每个月都会往不同专科,包括外科开刀、骨科、小儿科、妇产科等。

“不同的专科职务要求不同,你必须参与每个专科培训,从认识专科规格找出适合自己能力所能掌握,未必你喜欢的专科就适合你。

“起初,我对内科的风湿免疫科较感兴趣,因为我喜欢鉴别诊断病人,从病人外观皮肤症状推理身体的问题,刚好这门专科诊断的病症并不只是风湿病症,也有像红斑狼疮的皮肤诊断,加上我喜欢开小刀手术,但是,后来发现风湿免疫科需要进行大型的开刀手术,而自己的体力上无法负荷,辗转看看,最后让我发挥“鉴别诊断”和“动小刀手术”这两点就只有皮肤科。”

皮肤会影响一个人的第一印象,它也是占身体最大的部位,最能够直接表到身体里面的问题,我可以从皮肤症状诊断身体的健康问题,所以会吸引我的原因是我可以从这里去推敲,鉴别病人的症状。

选择留台发展

“毕业后曾相比大马和台湾的发展机会,留在台湾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后来认识我的老公,他是台湾籍,其二是考量当地的专科制度较透明化,训练专科的额度也比较多;与本地制度有别,本地制度规定80%的毕业生留在诊所,只有20%的学生有机会派送到专科医院工作。”

医疗中心的医生不只可以看诊,还有资格教学,但是在大马这方面的资源不充足,台湾拥有很多医学专才,就像林口长庚医院,皮肤科医师有30位,是全台湾最大规模,不只医疗设备俱全,也有符合教课合格的医生。

台湾目前的医疗设备非常完善,密度应该是全世界第一,长庚医院擅长在整形外科,换肝手术在台湾也是数一数二。在研究方面,长庚医院皮肤科主任锺文宏医师,是他发现基因与药物有关系曾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衰老研究所(NIA)邀请过去演讲。

选择大学分析3点:

1. 先要有兴趣。

2. 看当地学校与医疗的状况。

3. 行业的饱和度。

她建议学生,以实际的规划和调查,找出适合自己的科系,列出课程需要具备得条件,是否与自己的方向相符。例如申请皮肤科专科的条件是需要具备研究工作、开刀技巧。

擅长芭蕾舞的黄昭瑜,课业之余也参与大学的舞蹈协会,通过编舞让自己的读书压力找到出口。“我庆幸舞蹈给了我一个抒发压力的管道,不要把全部思绪投入课业里头,甚至执着于那一两分的分数,当你暂时跳出课业,你会发现其实世界很大,有很多等待你去发掘的可能性,就好像我喜欢用跳舞表达我的想法,把压力转化为舞蹈的想法。”

报道:林静兰 摄影:沈海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