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应常下乡服务选民
网络交流不如会面

比起网络平台交流,选民更期望国会议员能经常下乡服务,与选民交流。

(怡保30日讯)非政府组织“权力”(KUASA)10月及11月,以“网络平台回应选民提问的积极性”方面向霹州24名国会议员进行调查,只有8人及时在3天内回应至少一道提问。

尽管如此,选民认为,国会议员经常下乡服务与选民接触,比起网络平台交流更为实际。

仅33%3天内回应

对不少选民来说,国会议员的身分地位较高,也较难接触,甚至到底谁是自已选区的国会议员也不知晓。

有选民向《南洋商报》坦言,有议员在大选后就“失去踪影”,偶尔仅是在政党活动才出现,对该议员丝毫不熟悉。

选民说,不管科技来得如何先进,国会议员姑且除了须回应选民透过网络平台所反映的民生外,更需时常到选区服务,与选民交流才能深得民心。

根据该组织的最新调查发现,在3天内回应至少一道提问的霹州国会议员只有8人,占33%。

尽管在接获第一道提问后,议员的回应率不高,不过在接连第二及第三次的提问后,回答的几率则超过50%。

拉律议员韩沙回应最快

“权力”组织是以“神秘人”(选民)身分,在10个工作天的期间内,3次透过邮件、面子书及推特的网络平台,向半岛共165名国会议员发出提问及求助,观察议员们如何与选民沟通及是否迅速作出回应。

相关的提问及留言,多是站在选民的立场,向相关议员要求协助。

调查发现,在霹州国会议员当中,国阵巫统拉律区的拿督韩沙给予快速的回应,马华丹绒马林区的拿督斯里黄家泉也表现良好,不过副首相兼峇眼拿督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则没有对提问作出回应。

在霹州24名国会议员当中,有8人能在3天内回应3道题中的至少一题;15人可在10天内回应至少一题,占63%。

杨祺

致电最方便——务边新咖啡山新村村长杨祺

我若遇上村民有投诉,都会致电给国会议员李文材医生或州议员郑立慷商讨,他们也很快有回应。

我平日较忙,没有时间上网,因此认为致电最方便,也不时会与议员见面交流,他们肯为人民做事的态度,值得赞扬。

赖家杰

可办讲解会——江沙路居民赖家杰

其实我对国会议员的职务不大清楚,相信很多选民也不知晓,可以向国会议员求助的内容范围包括什么。

我认为国会议员可以多在选区内举办讲解会,了解选民的需求,或多与选民面对面交流,相对会比回复网络平台来得实际。

马伟棋

遇问题先找议员

——邦咯岛居民马伟棋
我有参与组织活动,遇到问题时已有管道联络当局,不过多是以找州议员为先,对我们红土坎的国会议员印象坦白说不大好,不常见对方有服务。
由于不少国会议员是巫裔,导致老人家要求助就更加困难,我认为不管哪个政党,议员都需有固定的服务中心,也要多在选区内服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