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如此信任这个世界/练葵芳

十多年前,我什么资料都没收集,找到学校,学校肯收我,就放下一切去了印度。到了印度的机场,半夜了,我没什么打算的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一个温和的中年白种男人过来跟我说话,问我有人接应没有?我说没有。

“ 你今晚打算就这样过吗?” 

是啊。

他指一指远处某柜台,说那是印度官方设立的,比较安全,你可以去找一个你觉得不像坏人的司机,他会载你去跟他有商业利益关系的旅店,可能贵一点而且不会太好,但你至少有个地方睡觉,而且是安全的。

我就完全相信他,照他的话去做,被一个看起来不怎样的司机,载到某间不怎样的旅店,好好的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推开窗往楼下一看,哇的叫一声,几乎想跳楼——楼下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浩大的花市,我看到了花海。

后来我去到了荒郊野岭外的学校,后来我毕业了,后来我到处流浪,被骗过钱但我整个人好好的,就连遇到的狗,都不吠我。

急于离开寻找快乐

我曾经如此信任这个世界,莽撞,接近愚蠢,因为我有痛苦,急于离开,因为我要追寻我所渴求的平安和不知道在哪里的快乐。

如今我生活安逸,有人养,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日子过得很舒心,老公疼我,儿子喜欢我,知足常乐理论中,这是一种夫复何求的状态。

我没有发奋图强的理由,没有离开舒适区的动机,没有追求梦想的感觉,我就这样可以过完下半生。

但是来得那么突然而汹涌,我想参加 Barbara Ann Brennan的高阶学生在巴黎开的课程,但这样走开上个课,我会花掉家里半个月的生活费。我们不是大富大贵。

第一次跟老公提,他问我是不是很想去?我心头一悚,支支吾吾:“太花钱了……” 

马修就不理我,我就胡思乱想,男人果然都是很自私的。但我决定不要相信自己的想法。

再一次提,我改变了态度,说:“我很想去。钱方面,就拜托你为我挺一挺,将来我有赚钱的一天,会丰丰富富回报你。这课程本身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不知道自己会学到什么,学了回来我也不会飞,不会变得怎样。我很害怕,其实我非常害怕跨出这一步,自己去刚刚恐袭过后的巴黎,自己找地方,见完全陌生的人,参加法语课程,我的法语你知道,程度连数到100都不顺利,我怕到快死了,这才是我很想去的理由。因为我怕到快死了,我需要你的支持。”

确保安全抵达

马修深深看进去我的眼睛,我所熟悉的,他那个圆桌骑士的眼神又出现,二话不说,他要我给他资料,给他负责人的联络,他要确保我安全抵达巴黎,安全上课。

家庭主妇当久了,一个女人 会变很宅,每一步要垮出家里,感觉起来都困难,除非被形势所逼,被残酷的现实推出来,可以不动就不动,我没有任何东西在逼我,这是生命中,第一个简单的自我抉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