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欢粤语小曲/碧澄

上个世纪50、60年代,可说是个人们几乎纯粹为生存而拼搏的时代,娱乐活动不外看戏和听歌之类。大锣大鼓的粤曲给了我娱乐,也让我对中国历史和华人的道德观有了比较贯彻的认识。文学的基本营养,可能也来自这些东西。

稍后出现的粤语小曲绝大多数来自香港。这些歌曲,不乏歌词简单,却饱含美丽词藻,同时旋律优雅的佳作,易唱易记,加上演唱者(多为女性)声音甜美或充满磁性魅力,令人喜爱。

我较早听到的一首粤语小曲,题为《情爱问题》,唱者是谁已没有印象。歌词只有三几句:“情爱问题实觉得意,等我从头话过你知。问你知未知,边个你至中意……”它通过丽的呼声流行了一个短时期,就再也听不到了。如今要找也不知该去哪里找。

通俗粤语小曲不少

较为通俗的粤语小曲也不少,例如男女合唱的《青梅竹马》(〔男〕一心望拍拖,今晚共你睇戏。趁个好机会,我地可以倾腑肺。〔女〕冤冤气气,我实情系,好憎你。每日有三几次,偏偏向我啰便宜。……)、“点解我中意佢”(点解我中意佢,因为佢系靓。点解我中意佢,几乎攞我命。……)等等,我对这些歌曲没什么兴趣。

当时我最喜欢的两首粤语小曲是《红豆相思曲》和《新载歌载舞》。

前者不着痕迹地融入一首唐诗(王维的〈相思〉):“莺声惊残梦,晨起懒画眉。相呼姐妹至,共唱红豆词: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相思何时了,触景最神驰。悔将红豆采,至惹恨无穷”。

后者既然加了个“新”字,当然有首旧的,但我总想不起是哪首。现在我耳边似乎还有个如泣如诉的女子在唱着这首速度缓慢的歌曲:“春酒绿,夜灯红;笙歌起自玉楼中。的冷登,的冷登,的冷。莫道风流如幻梦,花月良宵意万重。无关锁,广寒宫。的冷登,的冷登,的冷。任君陶醉入花丛,天花舞,若游龙。魂销未,问东风。且将愁怀付与一梦中。的冷登,的冷登,的冷。今宵双飞燕,明日又西东。人如山与水,何处不相逢。”

这首感情丰富感人的曲子,稍后被改编成劝人戒赌的歌(铃冧六,长衫六。高脚七,一个大头六。二三更,瓜老衬,输到我木。……),让人听了,满不是味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