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鲁蛇遇上理想/黄康伟

“鲁蛇”是台湾很常用以取笑人生失败组,大学毕业只领22K(2.2万台币,只比基本薪资高一点),甚至有的只能靠接案及打临时工等方式生存,一旦手停注定口停,甚至连基本的看病都会拿不出钱的人。

甚至,还有更惨的,到了成年还跟家里要生活费,成天窝在家里打游戏,或者进行着“自以为”理想的事。这些都被媒体按上“啃老族”、“尼特族”,或是什么Y世代之类的称号。

日本最近就有一只“鲁蛇”在网络上爆红,其纪录片《鲁蛇自拍秀:真实的日本——在38岁寻求独立》还获奖,但他拍的正是自己。38岁的佐藤宽朗(Hiroaki Sato)在大学时迷上拍纪录片,毕业后加入杂志社当义务编辑,因为工作时间长,只能找一些编导的案子维持生计,薪资难以支撑个人花费。 

事情的冲突,往往发生在这位超龄的鲁蛇跟母亲要钱的时候,原来这位“鲁蛇”连公交费也付不起,出门的花费都必须靠家人负担。最惨的是,他的父亲被公司无预警解雇了,如今家里已经难以再持续负担他的生活费。 

但是,这位日本超龄青年干的不是坏事啊?他只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奋斗努力,是公司薄待他,把他当成廉价劳动力,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吧?但是,社会还是认为赚钱的才是工作,赚不了钱就只能当成兴趣,兴趣是不能当饭吃的! 

《数码宝贝》今非昔比

于是,我们最近刚好遇上了老朋友八神太一,《数码宝贝·Digimon》剧场版的主角。《数码宝贝》是许多90后孩子风靡的动画游戏,为了挽回续集的颓势,剧组决定推出剧场版让大孩子们见见老朋友。

如今,“被选召的孩子”都已经是高中生,不知未来何去何从。亚古兽战斗力依然,但八神太一所持的“勇气”徽章却黯然失色。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当“友情”遇上冲突,“爱心”遇上两难,“知识”遇上潮流……“被选召的孩子”面对彷徨的东京,强大的邪恶数码宝贝,无力感丛生。 

屏幕前的孩子们从疯狂分享载点,到召唤起自己的“亚古兽”(童真),分享着自己如何被现实消磨掉理想,这几年如何安分地工作养活自己,《数码宝贝》就再也不是我们过去的《数码宝贝》,而是我们和过去、梦想、童真拔河的痕迹。 

当然,戏剧毕竟是戏剧,为了高潮,八神太一还是会鼓起勇气对抗邪恶,主角们也会安身到所属的位子,但现实却是我们再也找不到我们可以安身立命的位子了。还是,安身立命到头来只是一种“小确幸”,其实在当权者面前,你我什么都不是呢? 

如果我们的社会真的生病了,那就是生了一种叫作“资本主义”的病,如果我们无法对抗“现实”,那也许是我们不够了解“童真”,最后才会连一点点努力下去的力量也没有了。(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硕一研究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