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投资兴趣降温
日企对东盟保持热情

日本企业今年对东南亚投资兴趣浓厚但有侧重,收购缅甸大啤酒商控股股权、一家新加坡物流公司、以及该地区一家大型大宗商品企业的部分股权。

路透社报道,据野村称,印尼餐饮领域、泰国消费者金融公司和购物中心,以及马来西亚地产行业,都在日本企业的视线范围内。日本企业继续关注东南亚的投资机会,寻求以此抵消国内增长的疲软。他们动用创纪录的现金储备,向该地区投资。

东盟秘书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的3年,日本是东盟10国第二大投资者,仅次于欧盟。据日本贸易振兴会(JETRO),2014年日本企业向东盟国家投资相当于向中国投资的三倍。

今年上半年日本对东南亚的兴趣再度超越中国。对东盟投资规模从上年同期的84亿美元上升至100亿美元,在日本外商直接投资总额中的占比为15.7;中国吸引48亿美元日本投资,占比7.4%。

野村股票分析师Mixo Das说:“东盟最适合日本。政治关系比较好,经济在增长,地理位置也比较近。”

根据普华永道资料,日本是泰国、印尼的最大海外资本来源,对菲律宾和马来西亚来说也是名列第二。

东南亚仰赖大宗商品国家的增长正在减速,但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预估此地区2015年-2019年平均年增长率为5.6%。OECD预计日本今年增长率仅有0.75%,明年为1.5%。

中日关系紧张转向东盟扩张

在JETRO今年访问的约3000家企业中,有将近75%的回复者表示计划在东盟扩张,56.5%想在中国扩张,31.3%想在美国。咨询机构IHS Global Insight称,2020年东盟消费者支出料将比2013年高出45%。

当然中国消费者支出也会增加,但包括工资上涨等其他因素,已让日本资金热情降温。

IHS亚太区首席分析师拉吉夫表示,中日紧张关系“已导致日本直接外来投资(FDI)由中国转向东盟。”

拥2兆美元现金存款

日本企业坐拥高达2兆美元现金及存款,因此它们有充足的银弹购并,以拉抬财务上的表现。

其中,日本积极参与东盟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日本在东盟参与的大多数项目与东南亚4大经济走廊有关,其中包括机场、高速公路、港口、桥梁等在内的项目比较多,与铁路有关的项目了然无几。

尽管修建铁路的硬项目很少,但是日资物流企业开发很多运用当地铁路网络的服务项目,如果把硬性项目比做收益很快就消失的“狩猎型”项目,那么开发服务型项目就像农耕,经营一块田每年都有收入。

日本对东南亚的基础设施建设很少涉及铁路的硬性项目,但是它对铁路的物流服务做了很多。

放宽日元贷款条件日中竞争亚洲基建

日元贷款是日本维持其国际影响力和推动产品技术出口的重要手段,随着中国等新兴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日元贷款的上述效果正在减弱。为此,日本政府近日决定放宽日元贷款的条件限制,以提高日元贷款的吸引力。

大幅缩短申贷时间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1日在吉隆坡东盟峰会相关演讲会上宣布,日本将放宽面向发展中国家的日元贷款条件,取消需要借入国政府担保的限制,以大幅缩短办理贷款手续所需的时间。

安倍在演讲上称,届时将免去需要借入国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或团体介入这一必要条件,采取机动灵活的日元贷款政策,将可以满足亚洲各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需求。目前,办理日元贷款手续通常需要将近3年的时间,但是修改日元贷款政策后,重大的项目办理时间最大将能够缩短至1年半,其它项目则可缩短至2年。

安倍还表示,日本将修改相关法律条例,为日本政府下属的国际协力银行创造可以获得收益的投融资环境,进而对日本企业在海外市场的拓展提供支援。

《读卖新闻》的报道引述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话称:“本次日元贷款政策的调整,是日元贷款自1958年开始实施以来最大的一次改革”。

中国撼动金主地位

日本放宽日元贷款限制条件的背景在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正在快速膨胀。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推算,2020年之前亚洲地区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高达7300亿美元,但资金不足成为各国基础设施建设的瓶颈。

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日本在亚洲扮演着“金主”的角色,通过向各国提供日元贷款维持其在地区内的影响力,并带动日本产品和技术的出口。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中国也因应各国需求,推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一路一带等战略规划。日本舆论认为中国的相关战略正使得日元贷款的吸引力出现下滑。

政策严苛输印尼高铁

《朝日新闻》的报道称,中国在基础设施出口领域的存在感正在增强,日本此时表明放宽日元贷款的条件限制意在对抗中国的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日本时事社报道,近期日本在印尼高铁项目竞标中输给中国,日元贷款政策过于严苛是主要原因之一。

除了放宽日元贷款条件限制,日本还在多个方面有所动作。日本政府今年5月宣布将在未来5年间,通过民间融资和亚洲开发银行向亚洲基础设施领域投入总额1100亿美元的资金。

此外,日本政府还表示将面向东盟和印度等国的年轻人提供技能培训,今后3年间为相关国家培养4万人的产业人才。同时还表明将设立一个女性创业支援基金,“为亚洲女性提供发展机会”。

争抢东盟基建中国善变通略胜

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和中国都希望让东盟的活力惠及本国经济发展,把东盟视为基建出口的热门市场,在各地不断激烈交锋,但中国善于变通策略,近年来略胜日本一筹。

争获首个海外印尼高铁

10月中旬,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的酒店大宴会厅内,举行成立负责爪哇岛高铁建设的中印合资企业的签字仪式。中国驻印尼大使满脸通红地高声表示热烈欢迎这一伟大成功,这将是使用中国技术和设备的首个海外高铁建设项目。在与日本新干线方案的夺标竞争后,中方高调发布“胜利宣言”。

中日攻防战的背后是印尼计划在2019年底前投入约1.8兆令吉用于铁路和港湾建设等的基建构想。中日的想法都一样,那就是拿下万众瞩目的大项目,作为今后基建夺标的立足点。此次失利的日本不得不修改基建出口战略。

日谈判速度慢

中国在泰国也发起攻势。2014年12月,两国就建设联结泰国与寮国边境的廊开、面朝泰国湾的玛它普工业园等的全长870公里铁路达成协议。今后,该铁路还将经由寮国延伸至中国国内。

“日本的谈判窗口是大使馆,速度太慢。中国则是由首脑自上而下推进,交涉能顺畅推进”,从事与日中双方铁路谈判事务的泰国运输部官员这样评价。

泰欢迎中购滞销大米

中国提出一揽子方案称,如果能参加铁路项目,就会购买泰国滞销的数百万吨大米。该官员透露说:“大米库存压迫泰国财政,中方的提案好极了。”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认为“泰国只不过是在日本和中国之间搞平衡”,计划静观局势。5月,日本与泰国政府达成协议,将对联结首都曼谷和北部观光地清迈的约700公里铁路展开采用新干线的前期调查。

不过,另一日本政府相关人士则焦急地表示:“中国正在不管不顾地一心夺取泰国市场。日本无法与之站在同一擂台上交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