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者/王程弘

“外来者”(pendatang),在马来西亚这片以多元民族文化的土地上从来不曾消失过,大马这个国家包容了不同肤色的人民,很多别有居心的政客时不时就把一切课题种族化。

推翻纳吉是华人的阴谋,BERSIH 4.0是华人密谋夺权大集会,避免百货上涨要抵制华商,华人若是对外投诉要被掌掴……大马华人的悲歌真是一言难尽。

前些日子,国家干训局总监拿督拉惹阿里菲强调,把大马华裔与印裔称为“外来者”是有历史根据的。他不是第一个发表这种论调的人,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2012年的圣诞节,首相就公开表示“外来者‘一词很快就会成为过去式。但我实在百思不解,当马来西亚言论自由受到恶法箝制的当儿,我们随时会被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却有人可以在一旁高唱种族主义万岁,企图分化大马人民,粉碎各族从独立以前就开始建立的合作无间。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些足以挑起各族关系紧张的言论却不受管制,甚至还可以回应一句“开玩笑罢了”就什么事都没有。

“外来者”言论变本加厉

不久前,首相纳吉在民政党代表大会上向全马人民喊话,表示大马华裔并非外来者,反而是道道地地的马来西亚之子。

说华裔是“马来西亚之子”实不为过,华裔为国家的建设付出与贡献,但我们要求的却从来就只是简单的公平对待。

无奈的是,政府说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华裔总是不断被消费。3年过后,“外来者”一词消失了吗?发表极端言论的人不减反增,政府到底采取了什么积极行动?

华人先贤漂洋过海到南洋这段历史我们不会淡忘,但是华裔在这里扎根五六代后,我们都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大马子民。

马来西亚得来不易的独立,就是三大种族团结一致的最佳写照。讽刺的是,当我们在谴责当年英国殖民政府在马来亚分而治之的管理方式时,却容许一部分的小拿破仑把原本应该是坚不可摧的种族手足情硬生生划分成土著及外来者,这样做不过是要引起人民恶斗,从中得到政治利益。

可悲的是,还有极端份子愿意为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制造进一步加剧国民之间的争纷。

现实生活民族难和睦

“再穷不能穷教育”是华裔对教育的重视,但“关闭华小论”抑或是单一源流教育政策无时无刻都在触动大马华人的敏感神经。

大马是除了中国和台湾外,唯一相当完整保留华文教育的东南亚国家,大马华教在摇摇晃晃的风雨飘摇中坚持到今天,除了是华裔对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珍惜,也是对华人遗产的守护和发扬。

民族间的和睦共处,在课本不断出现、在电视广告重复播映、在旅游杂志趾高气昂的存在;在现实生活里却永远抬不起头来。

外来者,华裔对这三个字的抗争是一段条长远的道路,恶意的政客何时才会悔悟,何时才会珍惜我国三大民族和谐相处的融洽社会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