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姑娘

演出中有很多合唱的项目,其中一个女声三重唱的俄罗斯民歌,是我熟悉的《纺织姑娘》。以前用中文唱,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俄语版本。

在圣彼得堡旅行时,我们去看俄罗斯传统民族歌舞表演。印在票子上的演出名称叫作《感受俄罗斯》,整个演出确能让观众感受到俄罗斯民族歌舞的浓烈情感与文化底蕴。剧场坐落在劳动广场边上的尼古拉宫殿里,靠近我们停留过的圣埃萨达教堂。这座宫殿原本是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儿子尼古拉(Nicholas Nikolayevich)大公爵的居所,今已改为剧院。

演出由不同歌舞团体与合唱团体联合提供节目。其中有一组四人声部“Peters Quartet”是俄罗斯著名的声部合唱团,呈现俄国东正教派的圣歌。表演结束后歌者从口袋里掏出光碟,请大家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去买。表演不忘推销,观众笑了。

演出中有很多合唱的项目,其中一个女声三重唱的俄罗斯民歌,是我熟悉的《纺织姑娘》。以前用中文唱,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俄语版本,由手风琴和俄罗斯传统民族乐器三角琴(Balalaika)伴奏,风味迥异。

60年代熟悉的民歌

成长于60年代的人相信很多都熟悉这首民歌。歌词非常简单:“在那矮小的屋里,灯火在闪着光。年轻的纺织姑娘坐在窗口旁。她年轻又美丽,褐眼睛亮闪闪,金黄色的辫子垂在肩上。她那伶俐的头脑,思量得深远,你在幻想什么?美丽的姑娘。”这首歌独唱、二重、三重唱都好听。嗯,你在幻想什么呢?纺织姑娘。这个姑娘是否还坐在窗旁呢?今天她又能幻想些什么呢?

有一个舞蹈节目,音乐一响起我就跟老柯耳语,这支音乐的歌曲我也能唱。是《喀秋莎》!音乐旋律优美,歌词生动:“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多年前熟悉的歌穿越时空来到舞台上,穿着传统服饰的男女在舞台上跳跃旋转飞舞,音乐越来越快,舞者也越舞越快,整个节目在欢腾飞扬的气氛中结束。

那时懂得什么?

如今回想起来,伴随我们度过青涩年代、见证我们的成长岁月的,很多原来是俄罗斯民歌啊!几十年前还不认识俄罗斯的时候,我们已经认识俄罗斯的歌了。谁能忘记浑厚男声唱的《三套车》 、奔放多情的《红梅花儿开》(“田野小河边红梅花儿开,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心爱。可是我不能对他表白,满怀的心腹话儿没法讲出来…”);还有《小路》、《山楂树》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们那时懂得什么革命与分离?谁又见过开遍天涯的梨花?都是靠想象把画面拼凑起来的。每一首歌好像都有点哀伤,但又是欢乐积极的,唱起来令人情致高昂。

我在天猛公依布拉欣(TIGS)念英中的时候,我哥在峇株华仁念独中。他们独中生唱的歌,用当时的术语说,是很“进步”的。当时也流行抄歌,一首一首歌抄在作业本子上,一本歌簿传来传去。记得他们还喜欢唱《伏尔加船夫曲》,口号比歌词多。他们手捏拳头,粗着脖子,哎唷杭哎唷杭!哎唷杭哎唷杭!唱得热血沸腾,好像个个都想抛了家去行船那样。我哥高三毕业后,必须工作赚钱养家,歌声也歇了。60、70年代,虽然回不去了,但被歌洗涤过的心灵,今儿细想,还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