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浓百年胶树

百年胶树

在1877年, 霹雳瓜拉江沙就有了3棵橡胶树,据说是从遥远的巴西来到这块土地,不断地传宗接代,把子子孙孙流放到祖国大地,子民就依靠它生活,为国家造就财富,建设了繁荣的国土。

现在只剩下一棵,已有一百多年了,孤单地,屹立在法庭大路边,遥望着大钟楼,霹雳河水悠悠,皇宫道上绕山坡。

一个历史记载

这棵胶树,对许多人来说,它是一棵极平凡的树,只是一个历史记载,然而,对予我却有着一份的情浓。那天,我和潜默踏上这块土地,看到那棵胶树,绿叶依然茂盛,两人抱不过的树身,风儿悠然踩过,轻轻一呼唤,就唱起沙沙的歌儿。我赶紧上前拍下一张照,潜默也要和胶树拍下一张,他说这是祖国大地的母亲。胶树,一百多年了,根深土地,方能日久,仍然唱着那一首歌,印证多少可歌可泣的抗英抗日事迹,看过几翻霹雳河水淹没街道的史事,听过多少血泪的悲歌。

我轻抚摸着它身躯,阵阵暖流透入心头。蓦然回首,我的生命已走过70个年头了,心里总有一份浓浓的情,深深的爱,难舍又难分,千言万语难诉尽。

我出生在胶林下的一间亚答屋,胶树看着我牙牙学语,胶叶飘落教我成长,胶果爆裂声浪催促我长大。年少跟着父母,奔波在胶林底下,看过多少黄叶纷飞,踩过多少的枯叶沙沙;更记得抗英的日子,飞机在胶林的山边,投下炸弹轰隆声。青年流放到大园丘割胶,每个早晨,挑着胶桶,攀越在高高低低,弯弯曲曲的小径,看那绵绵胶山,远上高山去,太阳在天边涨红了脸,看尽多少胶工悲苦的岁月。

想起南来的父母

百年胶树,看着它,不期然又想起我的父母。父母从中国来到这片土地,就住在胶林底下,学会了割树胶,靠着一双手,一把胶刀,奔走在胶林里,苦苦把我们9个兄弟姐妹扯拉长大,一辈子走过了风风雨雨的胶林岁月 。这时,我的脑海自然浮起一张张的拼图,父母一头白发,满脸的皱纹,一双厚茧的手,沙哑的声浪,煤油灯下憨厚脸庞。这些虽然已经过去了,却紧紧地烙在我的心版上。

站在百年胶树边,手抚胶树,头顶着蓝天,脚踏在土地,就嗅到胶花幽香,胶汁的味道,听到山溪的流水声,声声蝉鸣鸟唱。胶树啊胶树,你是我最难忘的亲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