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疾走
把城市当运动场

曾经风靡一时的手机游戏《Temple Run》,很多人都玩过吧?

在热带雨林的一座古老神庙里,游戏玩家需控制以高速不停向前奔跑的虚拟人物,以转弯、跳跃和卧倒等动作穿越重重障碍和陷阱,同时也要协助他翻越古庙围墙和攀上悬崖峭壁等,甚至还要避开猴子守卫的追赶。

当然,手机游戏市场上也有很多类似的游戏,但大多数玩家都不知道,它们其实起源于一项真实的极限运动,统称“跑酷(Parkour)”;看过真实版本都觉得它很危险,但所谓的“危险”,其实只是缺乏专业的训练而已。

跑酷  极限挑战

在深入了解跑酷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它的名称。

一般大众都是听到法语名称的缩写“Parkour”,但它其实也有一个英语名称叫“Freerunning”,那两者都是一样的极限运动吗?若只是以影片的角度来看,你会觉得大致上都是一样的东西,因此中文才统一译成“跑酷”。

但其实两者还是稍有不同,以文字来解释会清楚得多。

目前在杜拜发展的马来西亚籍跑酷专家——阿布迪阿萨古夫(Abudi Alsagoff),接受专访时就说:“以最快速且简便利落的方式,由A点移动到B点的是‘Parkour’,因为比较注重效率(Efficiency),所以它不需要累赘一些花式特技,但你能借助一些跳跃、攀爬或飞跨等动作越过各种障碍。”若想要更了解跑酷的概念,参考法国电影《B13区》。

实用型的极限运动

而除了综合前面所提到的之外,“Freerunning”还会着重在展示花式特技,在快速越过障碍的同时,也融入更多的花式特技,譬如空翻、旋转或翻滚等高难度动作,因为它更重视艺术价值的呈现;简单来说,“Parkour”就是实用型的极限运动,而“Freerunning”则是观赏型,且也比较受到近代年轻人的推崇。另外,海外也有不少人开始把两者混在一起玩。

但概括来说,两者都没有要求特定条件的场地来进行,因为它强调一种把城市当作运动场的精神,从街道、后巷或阳台等,任何一个身处环境的角落都能是运动场地,所以也有很多人管它叫——“城市疾走”。至于前面一直提到的障碍,其实就是沿途本就存在的高墙、栏杆、垃圾桶和公园长椅等,而不是特地设下的障碍物;然而,跑酷唯一的规则就是不能绕道而行。

着重加强心智体能

因此,你必须运用双手或脚在障碍物上借力翻身或跨越,也不能借助其它工具,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如此听来,跑酷需要很大的力量和精力吧?阿布迪说:“没错,基础越好就越容易达到高难度动作,因此加强心智和体能的锻炼就变得格外重要,但跑酷的好处就是不必特地去健身房练,当你重复练习某一种动作时,其实就有锻炼体能的作用了。”

1.只要在平地上双脚一蹬,随时就能来几个后空翻。

2.沿途碰到障碍物是无法避免的事,怎样跨过它就是跑酷的艺术了,看阿布迪双手紧抓着栏杆,再把双脚缩在胸前越过障碍物,稍微拿捏不好就会正脸扑到在地;虽然阿布迪做得得心应手,但还是忍不住要捏把冷汗。

3.不管是前空翻或后空翻,两者都是跑酷的基本配备,但谨记一定要在安全垫上多做练习,那你才能与阿布迪一样,熟练且利落的做出空翻。

>>专注力
克服恐惧

跑酷也不只是对身体有利而已,对心智也很重要。首先是在练习跑酷时就需要高度的专注力,在你上手之后,基本上也代表你已经懂得怎么去克服恐惧,甚至是加强克服困难的能力,“其实就是通过敏捷的动作来增强身心对紧急状况的应变能力。”

另外,虽然一开始都是由基础动作学起,但不表示要把自己局限在一个框里,因为跑酷追求的不是标准,而是“自由”。

新挑战的成就感

因此你可以随意发挥创意,创造出超乎常人想象的独门秘技,或是自己专属的招牌动作。而阿布迪更说:“对热爱跑酷的人来说,我们会借着达成目标一步步茁壮成长,不断去寻找新的训练点来挑战,重复尝试和练习直到成功为止,没有任何事会比完成新挑战的那一刻,更加的令人有成就感。而跑酷的优点之一就是不像其它运动般在意体态的问题。

“没有人会告诉你,你这样做是错的,你爱怎样就怎样,因为跑酷就没有一套标准的规则,所以你可以照着自己的方式去做。”

>>高危险
重复训练

这些年来,世界各地都有因为跑酷而发生意外的死亡案例,包括俄罗斯、美国、英国、中国、爱尔兰等,甚至早前新加坡的一所中学,也有一名14岁少女因跑酷而意外坠楼惨死,导致很多人批评跑酷玩家是在“揾命搏”。

对此,阿布迪就解释道:“首先,我们能以3种角度来看跑酷,第一种是前文提过的艺术价值,那我在这里就不多做解释了,而第二种就是健身运动。

但作为健身运动,通常只会截取一些具有锻炼作用,跟健身有一样效果的基础动作,而不是要你完成一整套跑酷路线,难度也不会太高。然而,很多人就会质疑它是否真能起到健身的作用?相信我,绝对能!

短时间汗流浃背

“因为跑酷的动作能让你在短时间内就汗流浃背和精疲力竭,同时也能燃烧体内多余的脂肪,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运动模式。”而阿布迪可不是无凭无据的哦!他就有一位近百公斤的朋友,借着跑酷的基础动作(譬如说较轻微的奔跑或跳跃等动作,太高难度的翻滚或旋转就做不到了),减掉了整20公斤的脂肪呢!他说:“但我很久没看到他了,现在应该会更瘦了喔”。

而第三种角度就是我们常听到的极限运动了。通常他们的目标就是要不断地挑战身体极限,因此你会看到很多超乎寻常的动作,阿布迪更说:“这就是让人觉得跑酷很危险的部分。但很多人都不了解,我们会为了一个动作重复训练很多次,第一次挑战失败就再试,直到成功了,我们还要再训练很多次,一直到我们能做得很纯熟且利落为止,以减低意外的风险。

“只是对于门外汉来说,他们依旧是会看得心惊胆战,接着就会有很多幻想,比如说拐到的话怎么办?摔倒碰到头的话怎么办?……等等。因为他们只看到所呈现出来的数十分钟,却没有看到我们私底下辛苦训练的过程。”其实很多运动在没有足够的专业训练下都有危险性,岂止跑酷而已?所以他希望大家能抱持一个正确的观念去看待跑酷,而不是一味地阻止。

打稳根基才挑战

没错,很多时候你的阻止会让他们更想要去做,既然如此,那倒不如让他们安全地去做,毕竟现在已经有很多专业的跑酷课程;不像阿布迪开始学时,还没有完善的设施场地和专业教练的指导等,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

他还说:“这些拥有完善设施的场地,能提供对初学者很重要的安全措施,比如说大型软垫就能起到保护作用,以降低跌倒带来的伤害。”

但阿布迪却表示训练时受点小伤很正常,他一开始练习时也常有轻微扭伤的状况,只是都没有太严重。“当然,刚开始也不要急着做高难度的动作,很多事情都是从基础做起,当你把根基打稳后才向高难度挑战,操之过急就只会有反效果。而学会之后也要持续地练习,不要让你的身体有机会忘记要怎么做这件事,其实就是所谓的肌肉记忆(Muscle memory)啦。”

最重要是不管有多专业的教练,他都只能安全地引导你去做一些基础动作,更深入的就要靠自己去摸索了;阿布迪就举例,A点到B点的路线,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完成它,但不表示你就一定要跟着他去做,而是靠自己去摸索出另一种方式,你才会体会到跑酷的乐趣。

4.完全没有借助任何外力,阿布迪只是稍微助跑后双脚就往灯柱蹬,再来一个完美的后空翻;但看起来格外困难的特技,他做起来却异常轻松。

移动艺术

为何前文会特别提到——法国电影《B13区》呢? 因为电影主角大卫贝尔(David Belle),正是公认的跑酷创始人,但若要追究更早的起源,其实是乔治赫伯(Georges Hebert)才对。 而大卫只是负责把“跑酷”发扬到世界各地去。

由于历史有点太繁杂,这里就长话短说好了。

早在20世纪初,乔治赫伯就编出一套“大自然训练法”,跟时下很流行的跑酷概念极为相似;原来是大卫贝尔的父亲雷蒙贝尔(Raymond Belle),在1954年参加了驻越南大叻(Da Lat)的法国军队,并接受了“大自然训练法”。战争的结束后,他也随军队撤回法国,19岁时完成军队的训练后,因为独特的体能表现,雷蒙就加入了军事救火队。

起源于大自然训练法

而他的体能表现,更使他成为救火队中,最为敏捷优秀的一位;他执行的任务永远是最危险困难的,不管是勇气、体能表现或自我奉献的精神,都完美诠释着乔治赫伯“大自然训练法”。

直到1973年,他的儿子大卫在法国出生后,即跟随儿时玩伴赛巴斯汀福康(Sebastien Foucan),一起接受了父亲的跑酷训练。他之后更追随父亲的脚步,加入了法国的军事救火队。

在几十年间,他一直都有在跟朋友们持续训练,1997年更接受法国新闻台的专访;当时,他们把自己的团队称作“Yamakasi”,源自于刚果土著的林加拉语,意思是“强壮的灵魂和肉体”,而训练法则称为“移动的艺术(Art du Deplacement)”。但其实大卫根本就不认同这些名称,因为他认为没有展现到父亲的精神,所以就选择离开这一班朋友。

而在他完成了一支短片的拍摄后,大卫就接受导演的建议,将父亲的训练法称为“Parkour”;渐渐地,这项训练法也在全世界被推广开来。

电影《B13区》剧照。

误为后期特效

2006年,阿布迪阿萨古夫(Abudi Alsagoff)透过朋友的介绍才意识到跑酷的存在,但当时跑酷在马来西亚还不盛行。

他说:“当时我还在念中学,完全不懂什么是跑酷,回家后就立刻上优管找视频来看。看完后,我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当时在我眼里,它根本就不是正常的运动,却也引起我的兴趣。你知道吗,如果我是在电视上看到跑酷的影片,我可能会有很多想法,认为一定都是靠道具或特效的结果;但我看的却是跑酷专家自己拍摄,那种一看就知道无法作假的影片。

练习被当是坏小孩

“他们完全没吊钢丝也没有垫子保护,却能够毫无畏惧且熟练地做着空翻、高跃、翻滚等动作,老实说……我真的被震撼住了。那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学,所以朋友就介绍几位在玩跑酷的人给我认识,我就开始跟他们一起训练。但那时候根本就没人知道什么是跑酷,甚至很多人看到我们在街上练习跑酷时,还觉得我们是坏小孩呢!”因此,阿布迪和他的朋友们也渐渐带起了跑酷的风气。

“想不到的是,9年后的我还在坚持玩跑酷,甚至已达到专业的阶段,而且我还把它发展成了事业。”原来不久后,阿布迪就接到一份在电视广告里担任特技替身演员的工作,之后就开启了他在这一方面的事业。他说:“近年来,我跟朋友也知道市场上有这样的需求,我指的是专业的跑酷表演,譬如说一些电视广告或是电视节目等,所以就共同组成了‘Alpha Parkour Movement’。”

互相扶持减低伤害

在毫无完善设备和专业指导之下,可想而知,阿布迪的训练过程肯定艰难重重,但他却很豁达地说:“但我觉得自己有优势,毕竟是挺年轻就开始学了,身体的灵活度比较好。而且我小时候就很爱爬高爬低,或是从高处跳下来之类的,我相信很多小男孩都会这样做,但不同的是我没有因为长大就停止这些举动,哈哈哈!”

第一次练习的感觉,阿布迪还依然记得吗? 他说:“因为是不熟悉的事情,所以会觉得很害怕,你的脑袋一直会向全身输送‘不要做’的讯息,哈哈哈!但慢慢地才了解,其实只要有朋友在身边支援你会比较容易,因为当你跌倒时,他们就能够抓住我,以减低跌倒对我造成的伤害,而且你也不会感到太害怕。”

报道:洪诗迪 摄影:陈凯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