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亲股东欠赌债救不救 ?/周志强

面对亲人(又是股东)欠下庞大赌债,要不要代还会是很艰难的考验。还清后又担心公司的流动资产受影响,若不还又担心亲人被伤害,的确是“左右为难”!

小东父亲逝世10年,父亲的生意由当时50岁母亲与24岁的大儿子小东接手。经历2至3年的考验后,生意稳定如之前父亲阶段。小东弟弟民楷获哥哥与母亲的协助下在海外完成大学文凭后,在4年前加入家族公司协助行政管理及业务发展,并被邀请成了公司股东与董事之一。

小东与母亲对民楷寄予厚望,希望其专业知识能为公司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不过,他们后来发现民楷在海外养成赌博的习惯,放工后常与朋友相约赌博,甚至在网上赌博。

欠下30多万赌债

两年前,民楷输了10多万令吉,结果要向公司预支10万令吉还债。当时民楷被小东与母亲严厉的训了一顿。虽然如此,他们还是发现民楷时而有与朋友赌博,但小东总以小赌怡情消遣为借口。万万没想到,近期有两三组赌债债主(包括高贷利)来公司要钱,扬言小明欠了约30多万令吉赌债。

到底应不应该协助民楷继续偿还其赌债? 不帮,民楷将要四处匿藏,甚至有生命危险。帮他,第一,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影响。第二,民楷是否已吸取教训也是大问号。第三,民楷拥有公司30%股份,是董事之一,若他继续执迷不悟,对公司会有怎么样的影响?

因弟弟民楷的事,小东找我提供意见。我分两个不同的层面来看待。

两角度思考

1.亲情的角度:

作为家人,不寄予援手协助家人度过难关有点说不过去。个人的看法是,协助后的“成果”是什么更重要?从此 民楷会离开赌海吗?还是,未来又重复发生?家人有这份能耐与能力持续协助吗?还有,援手协助是恰当的做法吗?

2.从理性与现实的角度:

民楷对家人造成情感上的伤害外,而如果他持续这样豪赌,作为公司的股东与董事,他会典当公司股份以获得筹码吗?其二,他会因为无路可走而私下滥权谋取私利吗?如在采购上与条件谈判上谋利。

提供协助附上条件

个人建议若小东与其母亲要帮助民楷,那要附上明确的条件。

1.民楷的股份与董事职位是交换条件,这是非常关键及重要的条件,如此才能明确让民楷知道他须对其错误负上责任。

另,也可切开民楷与公司的关系,会更保障公司的利益,以免民楷的问题影响公司未来健康的运作。

当然,如果民楷愿意,他还是能在公司扮演一定的角色协助公司发展。

2.民楷必须接受专业戒赌辅导。一般上的劝解及劝告是相当难让染上赌瘾的人脱离赌海,这会是长远与较好的做法。

3.民楷必须脱离原有的赌博朋友。只有离开赌博环境,才能较有效的避开,不再陷入赌博深渊里。

小东对我的建议有些犹豫,特别是第一项建议,担心会不会把兄弟赶出董事局。我的看法是,要一个重复犯错的人改变与重新开始,基本上必须让他看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同时学习对自己的错误负责任。

立下私人信托契约

当然,如果小东与母亲要更有保障的确保民楷的未来权益,他们也能和民楷预先立下私人信托契约,甚至有条件下的股份买卖合约。这做法是让民楷虽然离开董事局,但一样享有“家人的利益”。

最后,我须强调情感上的纠结与企业上的管理必须理性下明确的区分,才能从中区分,哪些是较容易着手处理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