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花缭乱的自贸谈判/蔡元评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11月21日的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说,期盼各方共同努力,力争2016年结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建成全球人口最多、成员最多元化、最具活力的自贸区。并称,中方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持开放态度。

亚太地区最近闹哄哄,各种贸易谈判一组又一组的进行;有双边的,多边的或区域性的,许多成员重迭,让人眼花缭乱。很明显的,中国正全速、全面的增强其国际影响力。

群雄逐鹿闹哄哄

亚太已启动的自贸区,包含东盟内部,涵盖全东盟的东盟自贸区(AFTA,2008年10国全覆盖);及东盟对外,即所谓“东盟+1”—— 东盟和5个周边国家分别签订的5组自贸系列。

东盟+1的各别5组,包括东盟+中国(CAFTA,2010年启动)、东盟+韩国(KAFTA,2009)、东盟+日本(JAFTA,2012)、东盟+印度(IAFTA,2010)、东盟+澳新(AANZFTA,2009)。正在进行中的共3组,包括已达成协定,等待各国国会审核,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其二是东盟和周边国家共同的,即10国+6 (中、日、韩、印、澳、新西兰),16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其三是以亚太经济合作峰会(APEC)为基础,2014年在北京APEC峰会上由中国牵头的亚太自贸区(FTAAP)。

以成员数量计,FTAAP 面最广,涵盖21个地区。东北亚:中国、香港、台湾、日本、韩国,并远达极北方的俄罗斯。东盟不完整,只7国:菲律宾、文莱、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外加大洋洲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澳洲、纽西兰;太平洋东岸的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智利、秘鲁。

贸易自由双刃剑

亚太这片大饼万头转动,大伙重迭又重迭看,“上气不接下气”;而不习惯别人领头的美国则公开表示“不让中国定规则”,另起炉灶;招引日、韩、新、文、越、马、澳、加、墨、智、秘11国列队,打着TPPA旗号,诡异的将中国摈弃在外。

热络的场景显示了各国强烈的意识到,国际产业分工是个大势头,挡不住了,除了争先,还是争先,不能再“闭门造车”。

自贸的真义,在于国际分工;把劳动力按各国的工艺能力分配,各取所需。例如美国出口越南棉花,换取越南低廉劳力,把纺织品低价回流美国。

在这条跨国的一线生产流程上,双方免关税。越南人就业有了着落,美国消费人享受了低物质,但得赔上国内没竞争力的纺织业给关门。得利的越南也得准备对美国在某些方面让步,当然,美越搓政治汤圆这码事是免不了的。

自贸是双刃剑,两个刃,一面对着敌人时,另一面也一定会对着自己反弹,对任何国家都必然产生正负及利弊问题。在目前闹哄哄各种谈判中,有说法指称TPPA剑指中方,包括“中国阴谋论”。其实,从宏观切入,尽可一笑置之。

全球生产链从一个角落传向到另一个板块,已经成为必然的势头,从不间歇;而且也不是想接棒就接棒,也得经过时光的流程。国民的工艺水平及相关的基础建设是关键。

TPPA刺激成长

世界贸易组织 (WTO) 原本是推动贸易自由化的理想平台,但议事规则繁琐,大国在其中无特权殊的权益;在缺乏大国有力的引导下,WTO 起不了作用。

美国宣布历时五年的TPPA谈判结束后,引发了舆论对TPPA过度的乐观,或对中国不在其中过度的悲观。美国主导TPPA当然考虑了和中国较量的因素,政经的战略都有。但大国之间各凭实力博弈,一根竹竿也打翻不了一船人。因此,无须以负面深入TPPA。

TPPA的新规则很多,有许多创举。在传统的WTO及多边谈判中,自由化大都只涉及“边境规则”;比如消除关税壁垒,减少贸易障碍等。TPPA则超越边境,加进了诸如劳动标准、环保标准、知识产权保护等“后边境措施”。美国先声夺人,引领新规矩,说实话,是一项创见。

TPPA对依凭劳动密集产业的中国当然会产生冲击。从正面切入,则是一种良性的挑战,因为它增强产能、刺激高档经济加速发酵。

面对TPPA必将带动的新趋势,受冲击的一方应同时加紧两个动作。其一是加快调整劳动密集产业中的结构,朝价值链发展;其二是增强技术密集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中国在提高生产力方面已有一定的成绩,TPPA固然是压力,但更是一种成长阶段的酵素。远见,开放,主动,不断的提升国民素质,脑袋不要老是只长一根筋,是国际竞争的圭臬。TPPA 考验中国!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 〉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