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拯救的电影/庄若

《踏血寻梅》

《踏血寻梅》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的白只(他小时如果被老师罚写名字,应该最轻松吧?)其实说是男主角也行,事实上郭富城的戏分不会比他多。

白只演话剧出身,演技好是应该的,只须减少话剧演员的出位技法就行了。此戏他的确演得好,得奖实至名归。尤其有一幕法庭戏,他叙述劏尸情节,平铺直叙,如骨在喉。喉头鼓动的一幕,实在怪异却又理所当然。

女主角春夏也演得很好。她不化妆没整容,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大陆女孩。你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同学抢她的手工刀割腕,她平静得学校要找人来辅导。问她为什么?她说害怕。是的,我们常忽略,有些人害怕的时候,脸容是没表示什么的。

据说这是真实案件触发导演拍的电影。拍摄手法平实,多线发展,每个角色好像都分到一点戏,连邵美琪也要拍摄她饰演的师奶警司,总是跟家里女佣谈电话——老经验的观众一看就明白,这不是一般警匪片;因为没有花费篇幅侦查案件,只是多种角度描写案中人的心理及生活状态。

凶手是谁,一早就水落石出兼自首了。这令人想起1986年的《地下情》,那也是一部“非警匪片”,周润发饰演的探员,甚至后来查不出凶手是谁,只是神神化化地出现,窥探角色们的感情生活。

《踏血寻梅》

主题不集中 时序紊杂

《地下情》比《踏血寻梅》成绩好太多,可能因为导演(关锦鹏)编剧(邱刚健)都是当年一时之选。《踏血寻梅》翁子光既编又导且剪接(“剪接指导”是张叔平),才华差前辈太多。主要是贪多务“失”,狗屎垃圾都丢进电影里,但跟主题没甚关系。

最佳例子,是戏中贴在女主角家的一个女子照片,郭富城后来忍不住问那是谁?得到的答案实在有点无趣。可是,爱在案发现场自拍的郭富城、老是抽烟的谭耀文、卧病在身的车保罗及谭炳文,甚至白只割伤掌手淫的一幕,其实都跟剧情没多大关系,也都只是显示众多角色的生活状况,但又不是灰暗到可以促发案件。

只能解释,为了表叙普通生活,导演著墨太多,反而忽略,营造不出凶杀电影所需要的张力(相信本国戏院上映,仅有的“张力”还会被剪多刀,所剩无几矣)。

这就像是一副这里画几撇、那里画几笔的素描,每一个笔触好像都可以一看,可是整体看来:主题不集中,时序紊杂。剪接得好,应该还可以稍为补救,不过看来导演没这功力。最后还是有劳演员拯救了这部电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