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前后差别大
行情冷淡 土库街业者叫苦

土库街摊口业者被消费税压迫,生意难做。

以前5人各买雪糕;如今5人共享一支冰棒,过去10人问价5人买,现在却10人路过也不讨价,这样的萧瑟景象,令业者大叹吃不消。

每个人都说经济低迷、市场消费疲弱,但究竟去到怎么样的程度却始终没有具体画面,《南洋商报》记者特前往占领土库街,这个作为国内外游客休闲及消费的指标地方走访。

“占领土库街活动”落在周日,到来的普遍都是国内外的游客,也不乏本地人,因此基本上都带有一定的购买欲,但如今市道滑下,整体的购买氛围完全与消费税前,落差甚远,若连他们都只看不买,那么其他区域业者的情况也可想而知。

现象1:
不求赚钱 只求破蛋

饰品档业者郭兰英透露,去年8月到土库街摆档口时,一开始是好赚的,十个人路过,询问手表价格后,至少有5个人会购买,但现在大不如从前。之前的营业额一天会有100令吉,现在有时连40令吉都不到,所以能破蛋就很好了。

现象2:
过去10问5买 
现在只问不买

郭兰英说,过去10个人路过问价,基本上有5个会买,但是如今则是10个人路过看看,之后讨价还价的机会也不给就离开了。

消费税后,几十人经过问了价钱,却不买,连杀价都懒就走了,从早上9点开始,到现在快12点了,一个手表都没卖出。

现象3: 
顾客“欺小怕大”

配饰档业者明伟表示,顾客只敢对小商家瓜里呱噪,乱杀价,但面对百货公司的大商家却噤声。

他说,在顾客的购买模式中,百货商店里的大商家年营业额都有过50万令吉,可以再索回进项税,所以在民众的认知里,这些大商家征收消费税合乎情理,也付得甘心,但对于其他小摊口的业者,就斤斤计较,认为他们没理由收。

举例而言,若是大商家来个20%的折扣,人人都争相购买,但来到他们这些摊口业者面前,即便也同样扣20%,但顾客却只会嚷嚷要求应该要至少扣半价才满意。

业者只求营业额破蛋。

现象4:
过去各吃各的 
现在共享冰棒

泰国香椰冰淇淋业者黄秀莲说,现在生意差了很多,之前一群人过来买冰淇淋,都会一人一个,可是现在都是买一个几个人一起分着吃,试过最多5个人吃一个冰淇淋。

从这样的对比来看,不难发现,大众目前的消费能力已经大不如前。

现象5:
假日热销 
平时难卖

黄秀莲说,即便是在周日摆档,但还是有分假日和非假日,举例来说,适逢屠妖节假期的周日,因此人潮很多,冰淇淋不到11点就卖完了,之后的周日接近收档时间都还有剩。

现象6: 
马币贬 货源减

黄秀莲说,由于她只用泰国香椰,但现在马币贬值的情况导致泰国卖椰业者不愿多卖,进货变少。

举例来说,之前1000泰铢卖100个椰子,能赚100令吉,但现在的情况只能兑换80令吉,卖椰的业者觉得亏了,但是若他们提高价钱,买家不买了,若马币回升,等于失去客源,因此逼于无奈只能选择减少货源。

现象7 : 
不敢涨价 利润减少

过往,业者总把利润抬高售卖,不过,如今却为了吸引顾客,结果降低利润外,还自行吸纳消费税,只差没有倒贴来卖。

实际上小摊口的业者同样需要承担消费税的压迫,货源涨价,起的何止6%,配饰上的单品如黏土和针都各自需付6%,但他们却不能起价,只能减少利润,自行吸纳,才不会吓跑顾客。

采访手记:民众应有同理心

客观来说,整体的经济今年开始都在下滑,有业者向记者透露,落实消费税,对于他们这些小商家根本就是雪上加霜,营业额不高不足以索回进项税,名正言顺地征收消费税,而面对的消费群众都带有既定的印象“你们没理由卖贵”,致使他们只能自行吸纳,减低利润,尽可能保持原价,只希望顾客还在。

可是这种心理是不是对这些业者太不公平了呢?

很多人都没想过大商家一次的进货,光是一个单品可能上百个,因此成本实际上差距可能不大,但是这些摊口的业者根本没那么多本钱,相对而言他们可能只进货10个,因此他们的成本着实提高了不少。

但面对顾客,只能牙一咬硬撑下去,只是这样的情况又能熬多久,涨了没饭吃,低了吃自己,小商家的生意要怎么做下去?

经济不景气,笔者能明白消费者更加精明及谨慎消费的行为,普遍受访的业者都能理解现在的经济情况,选择体恤民众,自行承担消费税,那么民众是不是也能基于相同的同理心呢?

若是你愿意付超过15令吉买一杯连锁品牌的咖啡,那么能不能就别对卖4令吉的摊口业者斤斤计较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