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再被踢爆
澳拥百万房产

李文条。(档案照)

(新加坡28日讯)果峻今天再被踢爆,2010年中已在澳洲悉尼购买房地产,总值54万5000元(163万令吉)。

菩提阁管委会副主席李文条提供两份产权调查(Title Search)文件,分别是他今年6月和11月委托职员到澳洲当地,找律师搜索出来的。

李文条透露,果峻的俗名为赖淼鑫,他们最初以此名搜索,却没结果。几经尝试,律师终于用Guojun Shi的名字找到产权纪录。Guojun Shi是“释果峻”的汉语拼音。

果峻34岁当上菩提阁住持,是当时新加坡最年轻住持。(档案照)

与出家人修行不符

两份产权记录中,第一份文件是付款纪录,显示Guojun Shi其人在2010年6月将54万5000人转账给他人,以实现房地产拥有权的转移。

第二份文件则是房地产拥有权记录,显示Guojun Shi在悉尼拥有至少一间公寓套房。

尽管住持拥有私人产业的行为不犯法,但李文条及其他菩提阁会员认为,这与出家人的修行不符,况且果峻置产的时机,正是菩提阁重建筹款初期。

义工忙筹款 住持忙出国

菩提阁信徒说,果峻常等到重大场合才匆匆赶回国,平日菩提阁筹款重建事务,都交给其他管委和义工处理。

菩提阁会员庄先生说,曾听说在菩提阁筹款重建过程中,管委会多数时间都找不到果峻。

他说,果峻往往在国外念书修行,要等到嘉年华会等大型筹款活动召开前,才匆匆回来。

针对这点,李文条受访时透露,筹款初期,由于果峻还在修读硕士学位,因此只在学校假期才回来寺院主持事务。但毕业后的果峻依旧频繁出国,到国外修行,大部分时间不在寺院内。

李文条掌握的产权记录显示,果峻曾在澳洲悉尼购买54万5000元(163万令吉)的公寓。

没交代学费去向

48万元(144万令吉)去了哪里?李文条质疑果峻,指他博士没念到,给他的学费却下落不明。果峻反驳说,钱是李文条出自感恩而给的“服务费”,他从未承诺会全数花在学费上。

李文条本月3日在菩提阁管委会会议上提出,从2006年到2010年,他前后给了果峻48万澳元出国深造。他说,一半是果峻在悉尼修读佛学硕士的学费,另一半是果峻2010年表示想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后,他另外给的钱。

不过,果峻在2011年被菩提阁领导层要求回国领导菩提阁,放弃修读博士学位。李文条不满果峻最后没有修读博士学位,却没解释学费的去向,“根本没有交代”。

果峻则解释,澳洲的公寓靠近学校,每天可走路上学,下课后就回家煮饭,可以省钱。

他也说,信徒原本建议他五年后把公寓卖掉,这样就会有一笔钱,可用作其他用途,无需整天靠信徒,给他们压力。 

网民促还俗免影响佛门

被踢爆穿便服与两男夜宿金沙,菩提阁住持果峻法师“时尚”行径遭网民谴责,许多人呼吁他干脆还俗,以免影响佛门声誉。

截至今早10时,《联合晚报》面子书有超过220针对这则新闻的留言,多数网民表示无法苟同果峻的行径。

许多网友表示,既然要出家,就应该遵守穿袈裟等各种戒律,如果办不到就还俗,才是负责任的行为。

网友Alex说:“若要健身、做脸,就别出家当和尚,做居士算了啊。出家的戒律规矩是很多的,守不了就别剃度!”

为何不在精舍健身?

另有一批网民认为,运动、健身本身是好事,出家人也应该注意健康,关键是到豪华酒店健身,地点难免惹人非议。

网友Bruce Loh就说:“到金沙健身有点说不过去,更不用说做脸。若要健身,何不在自己精舍做呢?”

另一方面,不少曾接触过果峻法师的菩提阁信众也表示震惊、失望。

菩提阁会员萧先生(60岁,自雇人士)受访时说,早前听到一些关于果峻法师的流言,还以为只是一些小缺点,没想到这么严重。

“僧人怎么能和俗人一样,过着享乐的生活?我对他很失望。”

另一名会员庄先生(60岁,自雇人士)也说,据他所知,果峻是星云法师的法子之一,他出示照片为例说:“星云法师运动踢球时,也是不离僧服的”。

庄先生说:“果峻法师说为了健身而不能穿僧服的解释,我无法接受。” 

一名会员出示星云法师(左)踢足球的照片,表示僧侣运动也可穿僧服,不苟同果峻穿便服运动的做法。

果峻行踪成谜

果峻行踪成谜,但据知已传短讯给信徒,表示已交律师处理,呼吁信徒保持冷静。

他也引述古代两位禅师寒山和拾得的一段对话,写道:“昔日寒山大师问拾得大师: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大师答:只要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