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阿兹莎:设共同政策框架
希盟4基础充合作准则

作为希望联盟于9月成立后首次举行代表大会的盟党,大会聚集全数民联和希望联盟的盟党代表。右起为旺阿兹莎、阿兹敏、达基尤丁、纳西尔、郭素沁、哈沙努丁、拉菲兹、努鲁依莎、蔡添强、三苏依斯干达、祖莱达和聂纳兹米。

(吉隆坡28日讯)希望联盟于今年9月22日正式宣布成立后,作为主要成员党之一的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今日提出4点合作基础,作为公正党、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合作的准则。

旺阿兹莎在今天举行的公正党第11届全国代表大会上说,政治结盟必须通过成立共同政策框架来进一步巩固,盟党坚持统一目标、同一协议及同一意志,建立公平公正的国家。

她提出的4项结盟基础分别是:

1)同意合组更为透明和纯粹的民主系统

2)同一推动高表现、可持续及公平经济,确保人民更有尊重的生活,也不忽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

3)同意确保社会和谐和公义得以捍卫及人民的发展

4)同意有关联邦、州及外交政策

她称,虽然公正党成立至今只有16年,但却是从2008年开始扮演 “团结者”的角色。

她坦言,许多人仍怀疑希望联盟或是公正党执政的能力,因此才会在本次大会上长篇大论的解说有关该党认为应该进行的政治、经济、选举、管理改革,希望说服更多国人,公正党及盟党有执政的能力。

东马47议员应退出国阵

沙巴与砂拉越和大马半岛、新加坡合组马来西亚时签署的18和20条款没有约束能力?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认为,东马两州47名国阵国会议员理应退出国阵,组成本身的联盟。

她说,在过去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上,首相署部长指18和20条款没有约束能力,因此砂州首席部长丹斯裡阿德南要求中央政府兑现承诺的说法只是空话,也只是国阵的把戏。

她说,若东马国阵成员党真的以人民权利和利益优先,在等待中央政府兑现承诺超过50年后,不应放弃实际兑现承诺和发挥潜能的机会。

她认为,一旦47名国阵议员退出国阵自立门户,届时新联盟能和国阵及希望联盟谈判,为沙巴和砂拉越的争取最好的政治和经济待遇。

国阵会续开空头支票

“国阵会继续作出无法兑现的承诺。但希望联盟尤其是公正党将会提出全国改革议程,作为共同的承诺。”

谈到沙巴和砂拉越,旺阿兹莎也谈到了身分证计划(projek IC),更批判这种给予外来人身分证的行为才是真正危险的行为,而不是和“某些人”拍照,为女儿努鲁伊莎护航。

努鲁伊莎早前因为和”苏禄公主”合照而遭到警方调查,更被沙巴州议会禁止入境。

旺阿兹莎(中)和党领袖及众代表,在代表大会上高举“26亿令吉去哪儿了?”的牌子,表达该党的立场。

勿让党争影响团结

公正党第11届全国代表大会,也是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再度入狱后的首个党代表大会,除了为这次党大会立定“解放人民,释放安华”主题,党主席旺阿兹莎也呼吁党代表,勿让党斗争脱离安华延续的人民斗争思想。

“安华成功团结政党来推行改变。因此为了结束安华的政治生涯,他们重复不合理的指控。但他被监禁,不会断绝我们的气势,影响我们的斗争和前进。”

她说,希望公正党和希望联盟、政治友党如伊斯兰党及有共同志向的非政府组织,一同迈向第14届全国大选。

她说,安华和党内爱国人士延续先人的建国程序,而目前这个责任现在也落到她所率领的领导层肩上。她说,追求改变之人许多时候都遭到残害、对抗、污蔑,甚至因为有人因为追求改变而被杀害。

担忧安华病况

也是安华妻子的旺阿兹莎说,她在上周(20日)探访了目前被监禁293日的安华,也指安华的情况让人担忧,呼吁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通融,让安华尽早获得治疗。

整体大会的谈话环绕安华入狱一事、改革政策、铺路来届大选、雪州执政成绩和对巫统国阵的嘲笑。

尽管这次的大会没有安华到场“加持”,但出席的党代表仍很踊跃,该党代表大会的最低人数是500人或三分之一,但结果到场者人数达1012人,或占合格代表三分二。

来自希望联盟的妇女组代表,一同声援早前因为“苏禄公主合照”风波而遭到攻击的努鲁伊莎(左五),包括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左三)和雪州议长杨巧双(左六)。

女性领袖声援努鲁依莎

希望联盟女性领袖今天高举横幅声援因与“苏禄公主”合照,被指责涉嫌叛国的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

以民主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为首的约30名希望联盟女性领袖,今天在公正党开幕仪式后,在场外与一众女性领袖举横幅抗议,更列出6 大理由,促国阵政府停止欺凌努鲁。

在场的努鲁依莎也再次为“合照”事件道歉,尤其曾遭苏禄军伤害的人。

以下为希望联盟女性领袖提出声援努鲁依莎的6 大理由:

1.照片是由“苏禄公主”上载至社交媒体,非努鲁依莎上载;

2.努鲁依莎只是出席菲律宾副总统举办的宴会,非主办方,而她也为合照事件真诚道歉;

3.努鲁依莎一直重复效忠国家,再者,与“苏禄公主”的会面并非经过蓄意安排;

4.努鲁依莎若蓄意叛国,根本不会拍下被举为证物的照片;

5.努鲁依莎在国会宣誓效忠国会,也会积极处理沙巴课题,如消除贫困、拿笃防线及地震;

6.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滥权,因为不曾有国会议员因国会外的事务,而被交由国会特委会调查。

1012名党代表出席在雪兰莪IDCC会展中心举行的第11届党代表大会,其中也有来自美、日、澳、挪威等国家的大使馆和最高专员署代表出席。

反对党须团结——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

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强调,反对党若无法团结一致,在来届全国大选中同时攻打相同选区而出现三角战,将可能在下届大选失利。

他在记者会上多次强调,反对党必须团结,同时团结是赢得砂州选举,或全国大选的唯一途径。

针对伊斯兰党领袖向公正党提出“勿让诚信对垒伊斯兰党”,阿兹敏阿里强调,任何大选,该党立场一致,就是一对一单挑竞选方式。

他指出,如果我们与国阵展开三角战,那么就等同我们双手送上胜利给对方。

针对反对党当中的希望联盟与伊党早已分裂,是否有信心落实一对一战略,他说,该党已有多次席位协商的经验。

应组“沙砂新联盟”

阿兹敏阿里透露,由于东马长期受到边缘化,因此公正党提出组成“沙巴及砂拉越新联盟”的建议。

他指出,此方案有助于东马的声音受到中央政府、希望联盟及其他反对党的重视。

他是受询及旺阿兹莎建议47名东马国会议员退出国阵,自行成立“沙巴及砂拉越新联盟”的建议时,这么说。

“每次的国会下议院议会,东马的议员皆对中央政府发出不满的声音,东马应为两州人民利益凝聚力量;毕竟沙巴及砂拉越乃国家经济的重大贡献者,然而他们的回酬太少。”

询及公正党会否与东马国阵议员一起解决沙巴面对的问题,他说,为了国家及人民的利益,该党愿意这样做,毕竟,这该以宏观态度行事。

除了阿兹敏本身,出席公正党代表大会开幕仪式的反对党领袖,包括该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医生、伊党总秘书拿督达基尤丁、大马社会主义党主席纳西尔、民主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国家诚信党副主席哈沙努丁、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蔡添强、三苏依斯干达及总秘书拉菲兹。

外国使节则有来自美国、澳洲、日本、挪威、尼日利亚及英国等国的代表。

抨盟党跌入巫统陷阱

盟党的分裂及提醒党领袖别变成自己经常抨击的巫统,成为公正党代表大会辩论的热门话题。

多名代表辩论时更是枪口对内,批评盟党跌入巫统“分而治之”陷阱。

民联像桶内螃蟹——砂拉越●威利孟因

来自砂拉越的代表威利孟因以螃蟹为例,指当年的民联三党好像一个桶内的螃蟹,都看不了对方爬得高,然后互相扯后腿,最后成为残兵败将,成为缺了个钳子或是脚的螃蟹。

“那个卖螃蟹的说,‘这个桶内的螃蟹叫做民联,他们一个爬上去,另一个就在下面扯,所以会有些断手断脚的,所以就便宜点卖。’”

威利强调,过去的民联三党乃至今日的希望联盟,其成员党都是有尊严的政党,其实不用自相残杀,否则若内部有损,就更不用多谈党外的斗争。

应接受同志评论——直区●蓝利伊萨

来自联邦直辖区的代表蓝利伊萨提醒党员,要记得过去对巫统和国阵代表的抨击,包括当选后就不见人、仇视持异议的党内人士等。

他说,许多党员还没有当选时,骂行政议员、骂大臣都骂得很凶,但是自己当选后却变成口中所骂的那种人。

他说,这些被党内同志所批评的党领袖理应接受同志的评论,因为党同志会提出建议,也是因为深爱党和这些领袖。

“别当他们是仇敌,把大门关起来,把他们赶出去,最后还是我们吃亏。”

他质问党领袖和同志,这是否和他们所批判的国阵领袖态度一样?也呼吁党领袖们不要有这样的态度。

赛夫丁最佳协调人——公正党●努鲁依莎

副主席努鲁依莎说,刚加入人民公正党的巫统前最高理事拿督赛夫丁,受委处理砂拉越州选举席位分配问题。

她指出,赛夫丁是与各政党协调的最佳中间人选。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都一致这样认为。

据悉,砂拉越行动党及公正党正因议席分配问题产生歧见,尤其双方都希望在一些小镇及达雅族部落地区上阵。这是因为两党过去5年都积极在有关地区服务。

行动党被指锁定30个州席,而公正党担忧前者提及的州席,可能与公正党属意选区重叠。

希望伊党“回归”——公正党●阿兹敏阿里

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认为,党员介绍伊斯兰党代表列席公正党全国代表大会,并给予热烈的欢呼声,是反映“基层的情绪”。

不过,他没有明确回应,这是否意味着党基层仍然希望伊党在未来依然是反对党联盟成员。

“你(记者)也在场,你可以自己看到、感受到。”

代表大会开场时介绍各国使节,然后是各政党代表。在介绍了社会主义党、诚信党、民主行动党后,最后一个介绍的政党就是伊斯兰党。

结果,伊党获得最多党员掌声及欢呼声。

失去盟友是损失——吉打●克里斯纳姆迪

来自吉打的代表克里斯纳姆迪直言,过去对手也尝试分裂人民联盟,所幸安华的领导魅力阻止了这类情况的发生。

“然而在安华入狱后,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出现分裂,甚至伊斯兰党的开明派在党选失利后也分裂出来组成国家诚信党,也让人民联盟瓦解。”克里斯纳姆迪坦言,公正党失去任何一个盟党或是友党都是损失,而损失一个友党对其他盟党而言也是损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