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大会
哪些国或左右大局?

195个国家的代表将出席30日的巴黎气候大会,商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和面临被海平面淹没的最小岛国都将参与讨论,他们会面对不少可能令全面协议破产的议题。

法新社报道,至12月11日会议结束时,这些国家都有可能推进或阻碍最终协议达成:

中国

从2007年开始,中国就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它承诺其气体排放量将在2030年或之前达到峰值,这是迄今为止最具实质性的一大步。

与印度等国不同,中国支持提前实施一个监控各国减排进度的体系。

潜在阻碍因素:

在为应对气候问题贡献财政资金这一事情上,中国实际上已经加入发达国家行列,但仍然坚持在巴黎会议上不要将这一角色正式写进协议。中国强调,只有发达国家才有财政支持的义务。

美国

占据国会多数议席的共和党一直对气候变化应对措施持反对态度,但总统奥巴马绕过了国会,动用行政权力在工业、能源以及汽车领域实施减排措施。

华盛顿和北京一样支持定期审查各国在气候应对措施上的实施状况。按照现状,各国的进度不足以达到联合国定下的目标:将全球总体气温控制在比工业时代到来前高出不多于2摄氏度。

潜在阻碍因素:

美国认为在1992年气候协议中定下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所谓“有区别的责任”概念已经过时,在新的协议中不应再按这一原则讨论。自1997年否决《京都议定书》以来,美国在通过法律规定减排标准的问题上一直裹足不前。此外,和欧盟一样,美国对于发展中国家试图让发达国家为气候变化付钱“买单”而有所保留。

印度

世界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在碳排放量上位列世界第四,排在中、美和欧盟之后。印度在一系列核心问题上均有所插足。

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一样,新德里坚持认为任何协议都必须明确规定,工业化程度领先的国家也必须在应对气候变暖问题上先行一步。

潜在阻碍因素:

新德里表示,印度要在保证得到财政及绿色能源技术援助的前提下,才能实施减排或者开发可再生能源,同时也反对提倡世界经济“脱碳”的说法。

印度环境部长普拉卡什曾表示,在数千万印度人仍然缺电的时候,印度不能减少使用煤。他还认为在2017-2018年提前两年审核减排承诺的提议是“荒唐至极”的。

“濒危”国家

共计10亿人居住在43个面临海平面上升、超大型风暴和沙漠扩大威胁的国家。这些国家组成了“易受气候影响脆弱国家论坛”,致力推动一系列核心诉求。

潜在阻碍因素:

该联盟坚持要求,从2020年起每年1000亿美元(约4267亿令吉)的气候措施财政援助应该有一半来自各国政府,并且正在寻求获得保证,援助金额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加。包括孟加拉、菲律宾以及各个小型岛国和非洲落后国家在内的联盟希望,联合国2摄氏度的目标能够进一步收紧到1.5摄氏度,它们形容这是一个“存亡问题”。

分析人士指出,这些国家至少会极力要求把进一步收紧联合国目标列为后备选项。

沙地阿拉伯

沙地被认为是可能在巴黎气候大会上阻碍协议的国家。当其他国家在致力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时,利雅得政府提倡保持在石油出口上的投资力度,因为该国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石油。

英国

路透社报道,英国承诺在2016-2021年向国外提供约58亿英镑(下同,约372亿令吉)的气候财政援助,这曾令它在过去的气候谈判中扮演重要角色。

不过在巴黎会议前,英国削减可再生能源的政府补贴,以及在周三(11月25日)决定放弃发展碳收集及储存(CCS)商业性开发的10亿英镑项目,分析人士认为这会损害英国在全球气候问题谈判中的地位。

英国与中国在去年曾承诺在亚洲开发CCS项目,其中英国将投资3500万英镑。

中国希望借这项技术帮助减少其国内数以千计的煤电项目碳排放量,但英国在上周选择放弃CCS开发,分析认为原因可能是来自英国财政部的压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