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女佣不来
本地保姆抢手

保姆薪资受百物通胀而调涨。

(关丹29日讯)外国女佣荒导致本地保姆抢手,加上近年百物腾涨,保姆薪资也调涨。

妇女走出家庭,外出就业已经普及化,过去,职业妇女多聘请外国女佣照顾家庭,包括做家务、照料小孩等等。

当然,倘若家庭还有“一宝”,有家婆或母亲代劳,照顾年幼孩子就无需聘请保姆或女佣。

大马女佣荒的问题从2009年开始恶化,包括印尼解冻后,因为价钱一直谈不拢,导致印尼女佣供应商也反应冷淡,没有意思协助大马招募新女佣。

大马的薪资太低,同一时间,又面对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等地竞争,导致来马的女佣逐渐变少。

至今女佣荒的问题尚未解决,没有“家庭助手”的职业妇女唯有聘请保姆照顾年幼的孩子,保姆的需求应运而生。

根据了解,关丹保姆费行情跟大城市,如吉隆坡、新山等相差无几。

中港台待遇更好,kakak纷纷求去。

依行情收费主妇当保姆帮补家用

大马的保姆一般都没有受过专业训练,靠自己育儿的经验替人照顾孩童,属于自雇“良心行业”。

保姆以上了年纪的家庭主妇居多,一般上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独立,利用空余时间照顾孩童。

一名不愿意具名的保姆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表示,保姆费需要调整,因为保姆也面对生活压力。

她说,现在样样物品都贵,保姆也要生活,因此也得按照外面的行情调涨收费。

“我当保姆是因为喜欢孩童,二来也为了帮补家用,现在百物涨价,丈夫和孩子所赚的钱都不够维持家庭费用。

“在准备食物方面,经常都依孩童的喜好或营养来烹煮,不计较食物费用。”

她说,她喜欢孩童,其实也不太计较孩童的照顾时间,例如原本是从早上至下午6时,母亲因塞车或购物逾时来接孩童,她都不会计较。

“有些小孩相当顽皮、爱哭,保姆也要有爱心、耐心,其实照顾小孩很耗精力。”

女性放弃职业顾孩子

一些职业妇女因无法负担的保姆费,只好放弃工作,在家照顾孩子。

受访母亲张玉慧表示,她原本有一名孩子,还能够负担保姆费,外出工作当市场销售员。

“今年生了第二胎,跟丈夫计算了费用,支付两个孩子的保姆费不划算,唯有放弃工作当全职母亲。”

保姆费太贵,职业妇女唯有放弃工作,当全职母亲。

分日顾与留宿

保姆分成两种,一种是日顾保姆,另一种是留宿保姆。

保姆费用不包括孩童的奶粉、衣物、尿片、医药等等其他费用。

日顾保姆,多由孩童父母接送,孩童多留在保姆家,看顾孩童的时间是从早上8时至下午6时,分为5天或6天制,母亲上班之前将孩童载送至保姆家,下班后再将孩童接回家,每月保姆费从600令吉涨至七八百令吉。

倘若母亲需要保姆加时照顾,在议价时达成协议,必须支付保姆费10至30令吉,在休息日或公共假期,若孩童需要保姆照顾,需支付保姆30至50令吉的费用。

钟点保姆依时间收费

留宿保姆,是将孩童留宿在保姆家,母亲在休息日将孩童接回自己照顾,每月费用从近年1000令吉涨至1200至1300令吉。另外,保姆会一般要求每月多支付50令吉的食物费用。

另一种新的保姆类型是“钟点保姆”,收费每小时10令吉,倘若职业妇女甚至家庭主妇一时无法找到亲友照顾孩童,可交由钟点保姆照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