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望而不可即/宋九燕

52届金马奖刚颁发,瞄一下片名,有在本国商业上映的,少之又少——《刺客聂隐娘》虽说是侯孝贤导演近年来的作品,当地议论纷纷,赞叹的则说那长卷图画如同重现唐代风情,文言对白古意盎然,摄影美不胜收,看不懂的认为剧情语焉不详,一头雾水,仿佛看戏的观众要事先“做功课”,且得自行“补充”影片留白的部分,故很难谈得上满意云云。

张作骥人在服刑,电影《醉·生梦死》也夺奖,作品风格浓郁,但他的影片似乎来不曾在马来西亚出现过——多年来所谓商业与艺术多元化呈现,几乎成了空谈,依旧维持在“得奖片光只是闻楼梯响,未见电影上映”。

这次入围最佳剧情片,贾樟柯的片子亦属不在商业放映管道中,此地资深影迷看的贾氏作品不是看盗版,便是网络上觅见。主流电影固然商机多,却其实“另类”得奖作品亦有捧场容,为何一直在市场上少见踪影呢? 

我想当中问题不少——最明白清楚的是本国电检处标准模糊,动辄敏感,随时要剪要禁,七除八扣,幸存的当然奇少。尤其在一些欧洲电影节,不时会在放映现场以纸板遮挡暴露片段,后来电影节选片也就趋向小孩老人题材,不去考虑耸动情色的。

经不起两个钟头折腾

这回金马奖的入围片子,偶见主流电影的影子,如热闹有趣的《捉妖记》、名导徐克的《智取威虎山》仅止于在技术奖项惊鸿一瞥(徐克入围最佳导演,形同陪榜而已),而姜文新作《一步之遥》则“稍纵即逝”,与重要奖项根本无缘。上次我认为表现出色的王千源“大热倒灶”,输给了香港的白只。

杜琪峰的《华丽上班族》也是黯然失色,张艾嘉身兼编剧和女主角亦占不到便宜,歌舞剧类型始终还是属于尝试,未成气候。而《我的少女时代》的宋芸桦入围,单是入围便等于最大限度的“恭维”了——此片浮浅平面,是偶像剧的浓缩版,不见得有多好。 

颁奖典礼年年转播,里内入围的影片“可望不可即”,成为定期的“意难平”——中外影展得奖名作均无法看“戏院上映”的版本,退而求其次的转为其余管道。

所谓传统观影的体验,逐渐被我们奇异的国情状况所改变一一对于上戏院才是看戏的老戏迷,等于变相剥夺乐趣。

是的,例如看《饥饿游戏:自由幻梦2· 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part 2》大结局,上几集都看了,一年一部,轮到今年,之前剧情都淡忘了,今回冗长而沉闷的部分很多,“恹恹闷闷”,说到底是女主角成长历程,真诚与伪正义,政治意味浓厚,当棋子,还是主权在握,少少哲理,经不起两个钟头的折腾——我想只能被迫观赏这种拖沓长气的三部曲,其余的选择欠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