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挫公债跳国债乱/杨名万

本周初公布的2014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三系列,国内主要媒体一如往常高调突出各种贻笑大方的政府高官理财弊端外,只有少数一些媒体低调报道总审计师提及的联邦政府公债高筑问题。

根据这报告,政府公债去年上升8%或429亿7000万,从2013年杪的5399亿令吉,增加至去年秒5828亿。

总审计师也提醒说,这负债数字显示联邦政府公债总额已经占国内生产总值54.47%,很接近国会所规定的联邦政府公债顶线,国内生产总值55%。

公债破6000亿

总审计师只是轻轻点出政府公债触顶,而且这是去年秒数字,一来没有新的大变动,二来总审计师又只是点到为止,因此,没有受到特别注目情有可原。

当我们跟进最新的今年数据时,这情况恐怕就不一样了,截至今年第3季末,联邦政府公债已经跃升至6233亿令吉,这比去年同时期5693亿增加了约540亿,或9.5%,比总审计师提出的去年增长幅度和速率都快。

这种每次增加都是500亿上下水平,很容易就会令联邦政府公债每二、三年就冲破新的千亿关卡。从2008年首次破3000亿大关后,2010年越过4000亿,2012年再破5000亿,这次算最久了,到今年2015年第二季才破6千亿。

总审计师提醒,联邦政府公债总额很接近顶线。

政府早前明显受到信用评估机构多次警告,再加上公债已经近顶,而政府高官又已在大选前表明不会向国会要求提高顶线,避免落反对党口实,这么一来,举债步伐就稍微放慢,政府高官一直注视着这顶线,就这样拖拖拉拉,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足够支撑更高水平的负债,才放心举债,以免债额对国内生产总值比率越过顶线水平。

尽管如此,如果以截至今年9月杪(第三季末)的6233亿联邦政府公债和去年杪5828亿比较,政府公债依然增加405亿或接近7%,仍然离去年增长速率8%不远。

去年和今年初,政府公债又抬头,很明显是因为去年实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高达6%,远比2013年的4.7%强。今年第三季末,政府公债虽然已经比去年杪高,但是对国内生产总值比率却已经拉低至53.7%,已经没有像总审计师所评述的这么接近55%顶线。

国债锐增逾千亿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加速,政府公债也随之加速,从遵守国会规定公债不可超过55%方面,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只顾遵循规条指南,在顶线以下就为所欲为,到了接近顶线就束腰,那却不是健康的理财之道。

政府在1980年代吃过借取外币公债的亏,因此在前首相敦马哈迪时代已经限制联邦政府的外币公债比例,所以此次尽管政府公债冲破6000亿,外币公债却维持在三分之一以下,截至第三季末,外币公债1883亿,占公债总额逾30%。

联邦政府可以将联邦公债控制于国会顶线之下,也能紧守着外债比例,避免受到最近令吉汇率打击。

外债国债控制不易

但是,国家外债或国债则没有这么容易受控制,尤其是在去年国家外债的定义已经包括了外国人购买的以令吉为单位的债券,还有甚至连外国人在大马银行机构的存款,都属于国家外债一部分。

这定义扩大后不久,很不幸又碰到令吉汇率大跌,国债数字乱翻天至不在话下,在这新定义下的截至今年第三季末国家外债(国债)已经冲至8529亿,比去年同时期的7443亿锐增了1086亿。

这可是令吉汇率大跌之罪,因为如果以美元计算,实际的国债总额其实已经从去年第三季末的2250亿美元,下跌至1899亿,压至2000亿美元以下。

在汇率下挫情况下,政府的经济增长数字其实已经膨胀了,同样的国家外债也一样“乱起”,还好政府少举外币债,只搞到公债“跳”一下,还无大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