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派政治与人民利益/章龙炎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与“苏禄公主”洁希尔会面的相片,成了国会反对党的政治烫手山芋。具体表现就是沙巴州议会以47票对0,通过了禁止努鲁依莎与人民公正党的另一名副主席蔡添强(他与努鲁依莎一起会见了洁希尔)踏足沙巴的议案,却没有任何反对党议员反对上述议案。

沙巴州议会共有60名州议员,其中12名为非国阵议员(第13届大选后,有的转向亲国阵)。5名分别来自人民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的议员在投票前离席,抗议或者不敢表态兼而有之;三名议员,包括行动党的Edwin Bosi弃权,5人没出席。

值得注意的,竟然没有反对党议员敢投票反对上述议案。这是一个党派政治输给地缘政治的例子,也无疑的给了西马政治人物与人民一个重要的启示:对东马政治议题要保持敏感,不能完全以西马政治人物的角度来看问题。

在过去两届大选,国阵输掉了西马的议席,需要靠东马的国会议席保住政权。我国的全国政治,东马的影响力扩大。反对党当然也了解这转变。

反对党拥舆论优势

我们甚至可以说,2013年”苏禄军“入侵沙巴拿笃的事件,反对党要以什么角度去拨弄,制造对自己有利的舆论,非常关键。可以看到,当时的反对党宣传就是锁定在”执法不力“,在沙巴倒是起了一定作用。

时过境迁,这一招还管用吗?蔡添强继续以抨击国阵为自己辩护,但起不了什么效果。而人民公正党青年团的聂纳兹米发表”释放安华比努鲁依莎与洁希尔合照“更加重要的言论,产生不了共鸣。许多人或许会有疑问:安华难道比国家主权国家重要?

努鲁依莎与蔡添强皆不是政治菜鸟,为何会犯了这么菜鸟才会犯的错误?

人民利益比政党大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为不管是任何课题,舆论优势都在他们那边;在西马,情况可能还是这个样子,东马未必如此。地缘政治非常重要。努鲁依莎与蔡添强成为沙巴州不欢迎的人物,是咎由自取。还有,即使同党或者盟党里头的领袖,更加是不热衷。

例如,人民公正党秘书拉菲兹以”我不知道,你去问她,我不是她老公“来回应。可见,搞党派政治,把任何课题政治化,还是有界线的。要如何认清这些界线,就得有敏感的政治嗅觉。

最近槟州议会提呈”填海前需环境评估“动议,出现了跨党派的投票。一名火箭议员郑雨州公开支持,5名议员弃权。马来西亚唯一的华裔州长,当然不高兴。

可是,回顾一下历史,看来郑雨周是实践林吉祥在13年前的呼吁。当时,涉及的课题是槟岛外环公路计划,林吉祥对两名不依党派立场投票支持的议员,大谈”将人民利益置于党或个人利益之上“。

现在,祥伯是要从党派或者人民的利益甚至是良心来看此事件?国会反对党在过去两届大选大有斩获,华裔是”选党不选人“。

从上述两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有好多课题,是超越党派,关系到所有人民的利益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