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o Arigato

日前应一家摄影器材公司之邀,到日本会津参观其工厂。过后到东京游览,难得机会到东京,说什么也要出去拍摄,就算下着雨也浇不息这股热情。

取了三脚架,摄影包包,再到柜台借雨伞,只身走到街道上。气温只有几度,一阵风吹来还有点寒冷,毕竟已经要进入冬天了,对于一个来自赤道的人来说,这样的温度却感到很舒服。

听不懂日文

拍摄了一会,肚子有点饿,便寻觅地方吃早餐。周日许多商店还没开,最后找到一家小饭店,里面有几名顾客。这家小店专卖牛肉,甫坐下,店员拿出餐牌,一口气说了好多话,我是一句也听不懂,餐牌上也尽是日文。

我看着他傻笑说:“I no speak Japanese.”

“啊……嗖……” 他笑笑。

那天吃的煎三文鱼配白饭很好吃,打算再叫,便说:“Do you have fish?”

“Fish?啊……嗖……”他说,顺手拿出另一份餐牌。我见有我要的三文鱼饭顿时大喜,可是鱼好像是刺身,便问是不是煎的,但我认识的日文只有一句domo arigato。情急下便伸出手掌按在桌面上,掌背掌心的翻了几下,一边发出“兹兹”的声音。

店员见状恍然大悟又是一句:“啊……嗖……”,然后收好餐牌。

不一会煎三文鱼饭端上,鱼煎得恰到好处,白饭像珍珠,美味可口,我三几扒吃个精光。喝了一口热茶,付钱走出店。

一阵冷风吹来,感觉舒服极了,心想此刻要是能来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你说多好啊?于是便到自动贩卖机器买了一杯。

三脚架留在饭店

坐下喝咖啡,吹着冷风,那感觉太美妙了,心里琢磨,架起三脚架,拍摄一张在东京喝咖啡的图应该是不错的。

三脚架……三脚架……我的三脚架呢?天,我居然把它留着刚才哪个小饭店里。三步作两步,我跑回饭店,那名店员一看见我就说:“ 啊……嗖……”然后转身把三脚架还给我,我高兴的向他鞠躬对他说:“domo arigato”。

他笑笑竖起拇指,也鞠躬还礼。

是的,真的谢谢这名店员,让我的三脚架失而获得。

素闻日本人路不拾遗,今天亲身经历,果然不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