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顺福自传有待出版

今年6月21日,在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光前礼堂举办的“621与陈顺福校长有约-陈校长荣休十周年聚会”。盛况空前,有300多名中华校友及师生参加,以表扬一生为中华奉献的老校长。

陈校长是坐轮椅进场,校友及师生纷纷上前和他握手及拥抱,场面温馨感人。

当场推介两本新书,一本是由陈校长执笔的《陈顺福校长教育言论集》,另一本则是中华校友及师生撰写的《蚕——陈校长在隆中的岁月》,并举行发售礼。

陈校长的教育言论集,除文笔流畅之外,内容也非常结实,是一个毕生从事华文独中教育者的实际工作经验,是值得我国关心独中教育的人士,对独中教育有进一步的认识,阅读这本书必定有所收获。

至于中华校友及师生所撰写的《蚕——陈校长在隆中的岁月》,在书中的第一页,即以工整的书法写下这样的字句:谨以此书献给敬爱的陈顺福校长,您是我们的骄傲。雪花工作室,本书分为3个部分,即㈠再造隆中,㈡破茧而出,㈢中华植树人。

第三部分则是旧日战友与学生和老校长相处的点点滴滴及情感抒发,也是最动人心弦的部分。

新书推介礼不久,老校长就病逝了。中华中学董事部为表扬陈校长对中华的极大贡献,特安排学校的光前大礼堂,停放陈校长的灵枢,让该校董事、老师、学生及校友前来敬拜。其中也包括公众人士。

上述的灵柩安排,也使我想到华社族魂林连玉1985年12月18日在吉隆坡逝世后,他的灵柩被安排停放在中华大会堂,让公众人士前往敬拜。中华大会堂的董事的做法,令人肃然起敬。

陈校长生前曾约我为他的新书《陈顺福自传》写序。我一口答应,并写了〈傲霜斗雪坚贞不屈〉作为序文的题目。

2012年完稿

他也将全书影印给我作为参考。这本书长达112页,初稿是2010年12月18日,完稿则是2012年3月21日。

有一天陈校长打电话给我,他说书中有提及一位董事对他诸多为难,他特别请教律师的意见。这位律师看过有关的文字,向他建议为避免麻烦,可将原文加以删除。我同意律师的建议,我认为删除有关的文字,并不会影响整本书的内容。

我向他建议,由他所写的书,应该在有生之年出版,自己可以看到心血的结晶,而不是百年之后才出版。

陈校长在自传中有许多精彩的篇章。他说,但在隆中华的点点滴滴,却依然历历在目,刻骨铭心;昔日的人、事、物,都是我生命中一个印记,一个烙痕啊!

他在书的结尾是这样说的。这一份传记,总算得以在我有生之年完成了一个心愿,我故且把这份自传当成我人生的一个印记,也算是为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的崛起及发展,作一个小小的注脚吧!

如果雪花工作室或吉隆坡中华校友会有意出版的话,可联络陈顺福夫人拿本书的原稿。如果有问题的话,请和我联络,以取得本书的复印本。全书已打好字,只要校对就可以出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