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寺庙住持晚上变潮男
辩称受邀游泳做spa和健身

图中头戴鸭嘴帽的男子为果峻,旁为其中一名友人。(受访者提供)

图中头戴鸭嘴帽的男子为果峻,旁为其中一名友人。(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27日讯)白天是寺庙住持,晚上却变身潮男,菩提阁住持果峻法师遭踢爆,与两男夜宿滨海湾金沙酒店。

据新加坡《联合晚报》报道,菩提阁副主席在管委会本月初提呈私家侦探报告,当面向住持果峻讨个说法。果峻辩称,他是受台湾友人邀请,到金沙酒店“游泳、做spa和健身”。

菩提阁管理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李文条透露,他在菩提阁前住持松年长老圆寂后才结识果峻,因果峻是松年长老的弟子,他一度对他寄予厚望。

果峻法师2008年出任菩提阁住持。(档案照)

果峻法师2008年出任菩提阁住持。(档案照)

他今年4月掌握私家侦探的报告后,致函请教佛教总会会长广品法师,要确认果峻行为是否触犯出家人戒律。

李文条过后在本月3日的菩提阁管委会会议上提呈私家侦探报告,要求管委会表决,是否召开“特别会员大会”。

菩提阁会员大会每年3月召开,如有特殊情况,只要管委会过半通过,便可召开特别会员大会。

果峻逐一反驳

《联合晚报》记者取得本月3日的管委会会议录音,会议历时超过四小时,李文条在提呈私家侦探报告后,果峻也逐一反驳。

果峻在会议上针对4月5日和6日的情况解释说,当时一位台湾友人“来新加坡几天,其中一晚,他住滨海湾金沙酒店”。

他表示,与他和小周相识的台湾友人,邀请他们到酒店,是因为有一段日子没联络了。

果峻说:“被邀请到顶层游泳池,也被邀请去做面部护理(facial)和spa,以及使用健身房。”

他表示,上述设施和服务都在金沙酒店第二大厦内。

果峻兼任菩提阁管委会主席

位于武吉知马路上段一代的著名寺庙“菩提阁”,是已故名僧松年长老昔日修行的精舍。

果峻法师(41岁)是菩提阁现任住持,同时兼任菩提阁管委会主席。

前天,一名菩提阁前管委针对果峻与两男夜宿酒店的行为报警备案,也呈上长达27页的私家侦探报告为证。

菩提阁管理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李文条(63岁,建筑商)受询时说,他已收集超过30个会员联署签名,准备在会员大会上,针对果峻法师是否留任菩提阁管委会主席及住持,交由全体会员表决。

李文条说,之前接到不少有关果峻法师在外有争议性举止的报道,但苦于有人证却没物证。

果峻(右)和小周一同抵达滨海湾金沙酒店。(受访者提供)

果峻(右)和小周一同抵达滨海湾金沙酒店。(受访者提供)

托私家侦探调查果峻行踪

为维护菩提阁声誉,捍卫会员与信众福利,他认为有必要查个水落石出,因此在今年3月25日委托私家侦探,调查果峻行踪。

李文条出示私家侦探报告,揭露今年4月5日晚上约9时,果峻未穿僧服,乘坐菩提阁总经理周科进(43岁,昵称小周)的银色轿车出门。

照片中可见,果峻已脱下袈裟,穿蓝色条纹背心和浅色百慕达短裤,头戴鸭嘴帽,俨然潮流型男模样。

在小周载送下,果峻抵达滨海湾金沙酒店,与一名年约30岁的华族男子碰头。三人过后一同进入金沙酒店第二大厦(Tower 2)19楼客房。

据私家侦探报告记录,三人彻夜不离客房。果峻和小周直到隔天早上7时13分才步出房门。

两人过后共乘轿车回到果峻的洋房住所。照片显示,果峻进门一会儿就换下短裤背心,披上袈裟出门。

李文条认为事关重大,已在本月初向菩提阁管委会禀报私家侦探调查结果。

警方发言人今早受询时证实,当局已接获这起报案。

4月6日早7时13分:果峻和小周步出酒店房,搭电梯下楼。图为果峻在电梯内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4月6日早7时13分:果峻和小周步出酒店房,搭电梯下楼。图为果峻在电梯内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