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多元化?复杂化?/罗汉洲

我在上个星期的拙稿说到好些国家是由外来移民建立起来的,外来移民能在异乡建立国家当然须有一些特殊条件。即以美国、加拿大和澳洲来说,由于两三百年前,北美和澳洲都是地广人稀、物产丰富之地,于是人口相较稠密,又富有冒险精神的欧洲人就纷纷前往这些地方寻找发展的机会。

英国又在17至19世纪的200年间把罪犯放逐去北美和澳洲,也有因宗教受到压迫而迁移到北美洲的。这些人后来就构成美、加、澳的主要国民。

马来半岛所以会成为外来移民建立的国家,其实也有相似条件。印尼人移居半岛是因地域相邻,一叶扁舟就可过江来,半岛当时也地广人稀,土地肥沃,印尼人移居半岛乃自然不过的事。巨港王子拜里迷苏剌则因战败而率众东渡半岛,建立后人引以为荣的马六甲王朝。

至于中国人移居半岛,据东南亚历史学者许云樵考证,中国人在汉代已到了马来半岛,约600年后的唐朝则有较显著的增加,明、清两代在基本上不许国人外迁,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清廷战败,被逼允许英国招引大批中国人来马来半岛充当劳工,主要是在锡矿场工作,这股移民潮到了1950年代才停止。与此同时,殖民地政府又引进印度人充当园丘劳工。

重演引进劳工历史

这就是马来半岛成为华巫印三个外来族群共同建国的原因,情况与美国、加拿大、澳洲相似。时至今日,美、加、澳种族更多元化,因为亚洲和非洲人在较后时迁入,这几个国家的国民已不再只限于欧洲人了。

实际上,种族更加多元化的情况也在我们马来西亚酝酿着,百多年后,至少在马来半岛将不止于华巫印三大族群而已,因为我们现在又重演百多年前引进劳工的历史,现在不是引进中国和印度劳工,而是引进印尼、孟加拉、巴基斯坦、尼泊尔劳工,有合法引进的,更有非法进入我国的,人数究竟有多少是谁也说说不清,400万总该有吧,只要有半数劳工留下在此成家,那么百年之后,我国的种族必将增加孟加拉和巴基斯坦两个族群,尼泊尔族则属少数族群吧。

我们也打算收容3000名叙利亚难名,他们的宗教不允许计划生育,人口增加得必比马尔萨斯“人口论(按几何级数增加)”更快,百年后至少也可名列少数民族。

百年后种族更复杂

加上印尼人和菲律宾人毫无限制进入沙砂两地,且轻易获得公民权,百年后的马来西亚是种族更多元化抑或种族复杂化?

还有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打从20世纪末才进来的印尼劳工,他们的后人能和14至19世纪进来的印尼后裔认同与融和吗?他们会不会自认为是印尼裔马来西亚人,与“本土马来人”区别开来?百年后,如果印尼挤身为经济大国,这种可能性更大。

百年前的华人和印度人是劳工,百年后已不再是劳工,这历史也必在孟加拉和巴基斯坦人身上重演,现在已有很多孟加拉人从商,吉隆坡的惹兰西冷(Jalan  Silang)已“落入”他们手中,百年后,华巫印都须面对更大的竞争是必然的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