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拐带”继女在外留宿
男子殴打少女“踩”下体

陈秀英(左)心疼女儿遭一个大男人殴打至全身伤,到医院验伤也遭打发。

(吉隆坡25日讯)一名13岁少女今日投诉,她陪伴好友在外留宿时,被好友的继父诬指为“拐带”,而且声称还被该名继父殴打,甚至用脚“踩”下体及坐在她大腿上,感觉被非礼。

她说,对方甚至在她父母面前,以她很矮为由,掴了她一个耳光,使她身心受创。

这位刘姓少女,来自甲洞中央花园,她今日在母亲陈秀英(51岁)陪同下,通过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和泗岩沫花园社青团长赖俊权召开记者会,讲述过程。

据了解,刘姓少女是因一身中性打扮,被同龄林姓好友的继父认为她是继女的“男友”。

这名继父获悉继女于11月21日彻夜未归后,次日就到收留她们的友人的住家,过程中被指涉嫌殴打两女,案发过程全程被升降机的闭路电视摄下。

根据画面显示,好友的继父一进入升降机就动手打刘姓少女的头,少女倒地后,他也拍打本身的继女的头,同时也检查刘女的身分证。

刘姓少女说,好友的继父入屋后,继续朝她挥拳和掌掴她,同时也对继女动手。

“他向我要了家长的联络电话后,和我父亲通话,过后更生气,我当时坐在沙发上,对方就用脚踩着我的下体,我感觉疼痛,觉得对方变态,但当时不知该怎么反应。”

父母面前掌掴少女

她说,对方还做其他莫名其妙的动作,包括坐在她的大腿上,拉她的手捶打对方胸口,并在客厅绕了两圈。

“之后我父母赶到,对方说要报警,临走前还以我很矮为由,再掴了我一巴掌,并在升降机内勒我的颈项至差点无法呼吸,并指明要我和他一起去警察局,还在车里一直骂我。”

她强调,她与好友认识了两个月,但只是好朋友,并不是“男女朋友”。

少女:好友投诉常遭虐待

刘姓少女说她平均每周都会听到好友投诉,指遭虐待,更曾遭母亲按着头部撞墙,而且朋友圈中都听说过这事。

她说,21日当天,她们和另一名友人其实是因为下雨而无法回家,而且有向好友的继父交代,但对方却非常生气,甚至发视频威胁说:有本事不要回家。

找男网友假扮家长

“我们有向其继父交代,但他要和家长通话,我们逼不得已下才找一名29岁的男网友假扮家长。”

继父否认虐待打人“拆散鸳鸯遭报复”

针对此事,该位罗姓继父已回应,他声称有人不满他“拆散鸳鸯”,才诬告他。

他表示,他没虐待继女,更否认有“殴打”刘姓少女。

他接受媒体求证时,只承认有推和拍刘姓少女的头,但没踩对方的下体,也没在载她去警局时责骂少女。

“女儿一天没回家,我已很担心,他们还叫一名29岁的男子假扮家长,如果我有打人,体检报告可以证明。”

他强调没虐待继女,而且善待继女,要去哪也会亲自接送。

“他们因为要报复才搞大事情,因为我拆散了他们。”

他说,其律师建议他,针对闭路电视的影片到多媒体通讯委员会报案。

闭路电视拍摄到继父对少女动手。

电眼拍下过程母亲不满报案未受理

陈秀英不满她女儿被殴打,她表示,过程除了闭路电视拍到,也有人证,但报警至今尚未见受理。

“在警察局内,该名继父否认动手打我女儿,而警方也不听女儿的解释,其中有目击者要作证,却被指示闭嘴。”

她觉得警方出言不善,起初原本也有意息事宁人,但回家后发现女儿全身伤,包括头、脸、鼻子、后颈、腰部、手脚及下体上方的肚子处,最后还是回到增江警察局报案。

“该人诬指我女儿是他继女的‘男友’根本是一个借口,在升降机内对方检查我女儿的身分证,理应知道她是女的,为何还打人及做出不礼貌的动作?”

陈秀英也认为,警方不断追问她女儿是否有“碰触”好友的身体,有怀疑女儿的性倾向之嫌。

林立迎促警总彻查

林立迎说 ,他将致函武吉阿曼,要求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54条文(使用武力侵犯他人贞洁)及刑事法典355条文(受严重激怒外,袭击他人或对其使用刑事武力,蓄意羞辱该人)调查此案。

“有闭路电视和证人,警方不能不采取行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