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恐怖主义”的争论/陈俊安

法国巴黎遭“IS组织”发动恐袭之后,死伤累累,惨不忍睹。有人称这是野蛮暴力对文明世界的挑战!

狮城回教社群也发出谴责声音,有一位马来同胞在网上积极表明:“我们必须扛起这个问题。”他认为必须承认这是个宗教问题,必须重申对世俗化国家的信念。他还说:“IS是个回教组织,它是回教宗教的一个癌,回教徒必须面对它,否则,这个问题不会消失。”这是个清醒、开明的知识分子发出的声音。

恐袭者应视为杀人犯

却也有马来知识分子发出两极化的观点。剧作家兼诗人阿尔菲安说:“在IS的恐怖行径下,受害的也有无辜的回教妇女和小孩,因此,我国(指狮城)的回教徒与恐怖主义完全无关,无须扛起这个问题。更无须为此发表声明,或者道歉。”在阿尔菲安看来,“温和的回教徒对恐怖主义的谴责与表态常常被骑劫,变成对回教的谴责!”

他甚至语带愤怒的说:“别再来吵回教徒,我们不欠你们任何解释与一纸文告。”

看看代表着两种思想、两种观点的交锋,我们作何感想?

我们固然应该把“IS”恐怖主义与广大的回教社群分开,也应该把那些“恐袭者”当作一般杀人罪犯来看待。但他们却往往在恐袭事件中,高喊:“为伊斯兰国!”而他们也自称要为真主展开“圣战”,因此吸引了无数追随者,到叙利亚受军训,并加入“IS组织”,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当代重要的哲学家尤根.哈伯马斯在诊断恐怖主义时,认为“西方社会应当检视自我文化,因为资本主义的扩张,造成无道德的西方世界对上理应充满精神力量的宗教基本教义派。”

当世界分裂成三种国家,即:赢家、受益者、输家。赢家全拿,只惠及受益者(或者同路人),输家却与贫困、疾病、战乱、被欺凌为伍,作为输家的回教世界,哺育出“恐怖主义”也就不足为奇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