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英文——我走过的路/王介英

  大马曾以英文了得而闻名遐迩。一位政坛前辈告诉笔者,从50年代至70年代,许多亚洲国际组织总爱推举大马人(包括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出任秘书长一职,原因就是英文强。

不过,自从中学教学媒介语由英语改成马来语后,我国的英文水平就江河日下;虽然如此,今天五六十岁以上的这一代大马老人,英语琅琅上口,畅所欲言者大有人在。  

笔者于1962年进入中学,适逢华文中学改制的那一年,当时,除了华文与马来文,所有科目全用英文课本,用英语教学;笔者当时竟然大半年鸭子听雷,后来才渐渐走上轨道,但要与英校出身的人大致旗鼓相当,到中五才能勉强做到;中六阶段的General Paper,总要出尽全力,才勉强完成老师分配的作业任务。

回头看自己学习英文的历程,我只能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多读多写多讲,才能有效掌握。起跑点既已落后,唯有勤奋直追,才有望迎头赶上。华校出身的人,后来英文水平还算不错的,无不如此。

吸收短语学以致用

也许是机缘巧合,笔者于1966年念完初中后,由安顺三民国民型中学转到槟城钟灵国民型中学念中四,因为当年三民没有办高中;钟灵以英文了得而出名,要赶得上班上同学的英文水平,自己唯有吃别人所不能吃的苦,加倍努力;除了到Strait Echo(英文报)退休编辑那里去补习英文,自己还每周至少写一篇作文给补习老师批改;每周如此,风雨不改。

老师是单身汉,教学认真,批改作业勤快,上一堂课交上的作文,下一堂课就会发还给你;每次发还作业,老师总会通过播音器对由客厅到厨房的整百个学生提出简短的评语。  

当时笔者身边有一本“英文笔记簿”,专门抄录报章书刊中看到的英文短语与有用的词汇,写作文时,必设法把这些短语与词汇融进作文里去。

这个“学以致用”的过程十分重要;一旦你把新学的短语、新词融进作文的尝试成功,正确无误,此后它们就听从你的差遣,供你表情达意。长年累月,坚持不懈地苦干了两年,英文总算在班上算是“有数人物”。

接触刊物提升英文

很多人有一个错误的偏见,以为华校生若英文强的中文一定不行,事实根本不是这样。钟灵生英文强,中文也绝不弱,原因有二:(一)早年钟灵拥有最优秀的华文师资阵容,萧遥天、汪开竞(依藤)是名师;(二)钟灵是Selected School,吸收全槟最优秀的华小学生,他们不只英文好、华文佳,数理更是强项。

所以,钟灵毕业生最优秀的多数是走理工之路,成为医生、工程师、数学家、物理学家,进入中文系的不多。  

笔者在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进入新加坡文化部 Publicity Division出任助理研究员,实质的职务是协助《The Mirror》(官办英文周刊)的出版,由选稿、撰稿、排版、到校对全用英文,一个中文字也没有;这时,笔者依然拥有一本“英文笔记簿”,专门抄录新词、新短语。

由于工作日程是阅读英美杂志、澳洲剪报等英文资料,从中选稿,眼界扩大了,接触的英文刊物多了,再加上自己要负责撰写半版的文字,不提升自己的英文水平根本无法交差;何况每篇自己撰写的英文稿都要由编辑、高级编辑(Senior editor)、总编辑层层上递审批,过了关才能采用见报。

多写多讲持之以恒  

后来进入马大教育学院修读Diploma in Education课程,第一教学法当然是中文,第二教学法,笔者选了TESL(Teaching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毕业后,笔者不仅有资格充当华文老师,也有资格教导中学的英文;不过,一直到退休,笔者都没有当过英文老师,只于实习期间在尊孔国民型中学教过一段日子。

未修读马大教育文凭之前,笔者倒曾在修完南大中文系一年级课程后,休学一年到沙巴州丹南崇正独中教导英文与马来文一年,以筹措学费。这算是正式当英文老师的经历,而且会考成绩,据校长来信告知,还破了该校纪录,堪称欣慰。  

今天如果有人问笔者,要怎样做才能提高华校生的英文水平,笔者的回答是:(一)学校师资要好;(二)必要时要去补习;(三)身边一定要有一本好的“英英”英文词典;(四)阅读英文小说与英文报刊杂志;(五)拥有一本“英文笔记簿”;(六)多写、多讲,而且要持之以恒;(七)收集一些写得好的书信、演讲稿以及各种各样的英文文件,以供参考。 

最近常听到一些人反对“补习”,提倡“高思维”教学。笔者真担心,英文若差劲不去补习,先脚踏实地把基础打好,还去搞什么“高思维”,结果把一大批莘莘学子带去“荷兰”!

(作者为前马大中文系讲师、前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现已退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