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曝光!
所谓“伴游”竟是陪睡……

(北京26日讯)大家都知道导游这个职业,他们为游客介绍景点,帮助安排吃住行,方便游客旅行。但是你知道“伴游”这个“职业”吗?

中国《央视新闻》报道,近些年,网上出现不少声称专门经营伴游服务的网站。它们看上去像是提供高端的一对一的旅游陪伴服务,但经过记者调查,发现在“伴游”这个好听的名字下面,其实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yangshi1

伴游网“伴游” 白天陪玩晚上陪睡?

只要在网上搜索“伴游”两个字,就能看到一些有着好听名字的伴游网站,“伴游天下”、“伴游中国“、“伴游友”等。记者进入网站发现,扑面而来的是大量的女孩照片和介绍,其中不少女孩的介绍中都有着暧昧、甚至挑逗性的话语。

而标注的服务价格,一天动辄几千甚至万元。什么样的伴游这么贵?按照资料里的联系方式,记者拨通一位伴游者的电话,对方称,“贵是因为白天陪玩,晚上还要陪睡”。

伴游伴到床上,难道伴游网站里是在卖淫?经过验证,记者发现能联系上的伴游者,大多都声称可提供色情服务,而她们在网站上标注的数千到上万元的服务价格,都是一次性交易所需的费用。如果包夜或者包天,费用还要高出很多。所谓的“伴游”一般会在酒店里进行,也有个别伴游会提供性交易场所。

yangshi2

学生白领成噱头
网上一般用假照

为了显示自己的身分,有些伴游女孩会在网站上介绍自己是在校大学生,还有人声称自己是白领、模特等身分。

按照一家伴游网站上的伴游信息,记者联系到一个自称在北京上大学的女孩,女孩称伴游费一次3000元(约1978令吉),并直接把记者约到了她的住处。在位于北三环附近的一座出租屋内,记者见到一位伴游女孩,但她本人的长相与网上所留照片并不一致。女孩称自己是利用课余时间做伴游的,主要是想挣钱交学费和贴补家用。记者要求验证她的学生身分,她并没有给记者看学生证。

yangshi3

记者又通过伴游网站联系到了四川成都一位自称白领的女孩,见面时记者看到,她在网上留下的照片也不是本人。她自称平时白天要正常上班,“利用晚上出来兼兼职”。

伴游女赴韩整容
包装宣传抬身价

除了自称学生、白领的伴游,记者还看到多个自称是模特、网络红人的女孩,她们以自己拥有一个粉丝较多的微博账号为傲,在她们的微博上大多是她们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照片,并配有一些挑逗性的留言。由于内容涉黄,有的女孩的微博被查封了。侦破过此类网络卖淫案的上海公安局闵行分局的孙警官说,这些为了提高身价的女孩,会花钱在网上把自己包装一番,实际上她们多数只是很普通的无业女孩。

yangshi4

“不仅要包装身份,还要包装容貌和身体”,孙警官说,在他们破获的此类案件中,一些卖淫女为美化形象,还会去整容整形,不惜重金远赴韩国。“把自己包装好了,身价也就上去了,收入自然不菲”。 孙警官说有的卖淫女一天就能收入两三万元(约一二万令吉)现金。

伴游网成色情交易平台

要找伴游女孩首先要过网站这关,网站上登记了全国各地上千名女孩的信息,但是顾客如果想要查询女孩的联系方式,得先成为网站的VIP会员,会费每年从几百到上千元不等。入会的客户可以自己挑选并约见留有联系方式的女孩。伴游网不仅收取每个客户的几百上千元入会费,还通过直接介绍女孩再获取千元介绍费,伴游网站俨然成了色情交易平台。

yangshi5

yangshi6

根据中国法律规定,以获取金钱或财物为目的的性交易属于违法卖淫行为,将会受到法律制裁。然而在金钱的驱使下,利用这个平台,一些伴游女孩却不惜出卖身体,置法律于不顾。

在一家伴游网站上,记者看到一个要价较低的伴游女孩,她自称只有16岁,是一个同学告诉她加入这个网站的,想通过这种“交友”方式赚钱自己租个房子。当记者问她这种“交友方式”什么意思时,她轻描淡写地回答,“不就是卖身吗?”记者在北京海淀区的一处住宅小区门口,见到这名看上去似乎还不到16岁的女孩。

yangshi7

记者发现,有的年龄较小、经验较少的伴游女孩毫无防备之心,甚至连自己做的事情违不违法都不知道,而也有一些比较有经验的伴游女孩明知道违法,明知道有风险,为了钱仍执迷不悔。在北京王府井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楼前,一个伴游女孩告诉记者,不久前一个同行不仅生意没做成,还被客户给抢了,知道自己卖淫违法,所以也不敢报案。

色情交易网络化
小姐藏身微信QQ群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一些“伴游”并不是自己进行色情交易,而是介绍别人来干,他们在圈里被称为经纪。在这些经纪的微信朋友圈里,有大量女孩的暴露照片,以及身高三围等简单介绍,女孩大致也分为学生、白领、模特等,客户可以随意挑选,一次性交易的费用多在5000到1万(约3000至6000令吉)之间。

yangshi8

yangshi9

网络卖淫成产业链
实现全国多城市联网覆盖

这种新型网络卖淫快速蔓延的同时,一些色情服务场所也开始采取网络营销模式。在上海有一处通过网络营销而火起来的色情服务场所,这里没有招牌,里面的大厅却音乐震耳、灯光闪耀,二十多个穿着十分暴露的小姐站在舞台上展示着自己,腰上还贴着号牌。客人们像挑选商品一般在旁边指指点点,舞台上的小姐不时被客人选中带走进入房间。

yangshi10

这家店采取网络营销模式,雇佣多名网络销售人员,他们在QQ和微信上通过群聊和朋友圈天天播报店里的信息,如店的地址、环境、联系电话、当日小姐的考勤表,并发布小姐们暴露的照片和极具挑逗性的服务内容。为了不被查到,聊天群里还有一些聊天的规定,尽量避开敏感的词语,一些色情服务的词汇用拼音代替。

通过网络营销的方式,色情服务的传播更快更广。由伴游网、聊天群形成的卖淫网络已经实现了全国很多城市的联网覆盖,而且有的女孩自己既卖淫,又当经纪。这让色情交易借助网络加速传播。

从事网络新媒体传播研究多年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孟威介绍说,此类新型网络卖淫传播方式隐蔽,传播速度惊人,对社会影响很大,尤其是对经常使用互联网的青少年人群。专家认为,网络卖淫问题必须及早发现、及早治理,除了公安机关有严查的责任外,微信、QQ等网络运营商也应该主动担负起整治这些不良信息传播的重任。

yangshi11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