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政平:通多语 精经商 善分析
马3优势助中企攻东盟

阿敏(左四)为“回顾与前瞻:中国文化、软实力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国际研讨会鸣锣开幕;左起为黄子坚、陈忠和汪红柳;右起为阿扎烈和张西平。

(吉隆坡25日讯)中国驻马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吴政平表示,马来西亚人具有多种语言的能力、强大的企业及善于解析的思维,中国企业可利用此优势,视马来西亚为进入东盟区域的途径,探索更多商机,打造双赢局面。

吴政平说,更重要的是,大马政府和工商社会对于中国所倡导的海上丝绸之路发出强烈的积极信息。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其他大马官方重申,大马对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给予强大的支持,两国也在大型的基础设备工程上合作。”

他补充,大马位于东南亚的中心点,及马六甲海峡地段,对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具有绝佳的优势。

他未克出席,讲稿由中国驻马大使馆政治处主任一等秘书汪红柳代读。

出席今日“回顾与前瞻:中国文化、软实力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国际研讨会的与会者尚有马大马来西亚华人研究中心主任黄子坚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海外汉学研究中心主任张西平教授、马大校长拿督阿敏教授、马大孔子学院马方院长拿督阿扎烈、中方院长陈忠等人。

曾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当客座教授的民政党前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也是座上嘉宾之一。

制造业投资激增48%

吴政平说,纵然全球经济复苏低迷,但去年,马中双边贸易写下1020亿美元,而单单在制造领域上,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已批准13亿6000万美元的中国投资,写下47.5%的增长。

“中企通过新下游工程设计、采购和施工(EPC),在马参与跟大道、桥梁和发电站的主要建筑工程计划,进一步为未来的合作打下稳固的基础。”

与此同时,他指出,马中两国经济高度相互依存,两国工业也扮演着互补性的作用,在丝绸之路的倡议上,我们会有一堆新的契机,如在大型基础设备工程计划、工业合作、经贸投资、金融、旅游、海事经济及绿色能源等。

他说,两国之间可探索更多的商机,在秉持“开放,互惠互利,实用,合作”的精神下,加入丝绸之路的建设,把两国的合作推向新的层次。

“尽管面对经济衰退和其他逆境,我希望在此倡议下,我们两国的合作可协助马来西亚达成2020年宏愿。”

马大学校长拿督阿敏教授在研讨会的开幕礼上致词时说,马大是首间兼唯一一间设有中国研究所(ICS)的大学,专门研究政治、经济和外交等与中国当代政策相关的事宜。

“在马大,中国学生是数量第二多的国际学生,他们勤劳又聪明,在马大求学,可以贡献学术活力。”

此外,他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在马大深造,同时会有更多的大马生到中国各大院校求学,这将让马中两国受惠。

华商欲涉一带一路
又怕中国只“派糖”

安邦咨询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信息部主管张倩烨表示,许多大马华裔中小企业特别想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但却对此仍持有许多疑虑,例如“中国派糖论”,具体含义及合作机遇等疑虑。

她说,首要疑虑是“中国派糖论”,许多人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泰北、马来西亚及沿线国家的大蛋糕,中国是很有钱的国家。

“还有一带一路究竟的具体含义是什么,所倡导的是什么?第三,我们的合作机遇在哪里?大家都在讲机遇,但可能并没有很多具体合作项目落实下来。我觉得,往往我们看到的情况是相关研讨会比落实项目还要多。”

第四就是找寻合作对象,她认为以上四点都是中方需要消除的疑虑。

她在“回顾与前瞻:中国文化、软实力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国际研讨会,发表主题为“一带一路,微观视角下,中马双方的挑战”时那么表示。

张倩烨:热情有余行动太慢
马华积极对华商有利

张倩烨指出,研究中心也为政党提供经贸合作的咨询建议,而据该中心观察,她认为,马华公会作为华人最大的执政党,对于参与一带一路很热情,但行动却较缓慢。

政治上,她指出,对于一个政党来说,其出发点都是为了政党的利益,可能是为了下届大选的压力,或政党内部希望获得更多支持的考虑,才会在此方面有所进步。

她认为,马华积极合作的态度会对大马华人企业有好处,因会为大马整体企业带来很多机遇。

“尽管政党有自己的考量,但其客观的效果是不容忽视的。”

因此,她希望通过马中两国双方政策来厘清彼此疑虑,帮助马中双方企业合作。

制定贸易准则
跨协比一带一路更具体

针对是否能把一带一路和中国西部大开发拿来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比较,张倩烨说,若从国际战略角度而言,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会是两者在东南亚或亚太地区的竞争。

“TPPA鲜明的特点是,它制定了一个贸易准则,但一带一路只是一个松散的倡议,并没有一个贸易准则的强制性。”

她表示,中国具有她本身的国内政策规则,除了中国要阐述,有意跟中国合作的国家也要研究中国政策。

另外,一带一路会否随着领导人的换代而销声匿迹,她指中国政府需要给予外资信心,以及建立双边合作机构与渠道。

而大马方面,她表示,“大马——亚洲魅力所在”(Malaysia, truly Asia)并未突显真正大马的特色,当大马去研究国家行业特色时,一定要提供与中国互补的行业,提供进一步的合作空间。

她说,大马对企业信息的提供,服务能力和服务效率,也要有所提升。

她也提到,会否有一些中国公司,看到贸工部所提供的投资手册觉得非常划算,来到这边后发现,实际成本是当初在手册上看到投资成本的两倍。这方面,大马需要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同时,她说,学术界的人指大马外交是个“中等国家的外交雄心”,大马的外交目标定位在哪,这点是中国目前无法确认的。

“现在看到更多的可能是大马内政的问题,对于外交目标,无论中国政企,都希望有更多的了解。”

对中国经济前景悲观

至于未来的关注点,张倩烨坦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国内生产总值和出口增长率都在缓慢下降,对此,她抱持悲观心态。

她也指中国投资增长率波动非常大,在此条件下,中国经济对区域影响非常大。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缓慢的过程,这一带一路和钱有多大,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

她指出,南中国海的安全问题是否影响双方经贸合作,以及应对极端主义,也值得关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