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运动效应 新生代冒起
香港晋素人政治时代

香港本届区议会选举“港独”候选人败北,参选油尖旺大角咀南区的“青年新政”黎耀骏落选。(欧新社)

(香港24日讯)香港22日举行的区议会选举结果出炉,各党派年轻新力量纷纷冒起,受“雨伞运动”影响,部分“伞兵”出乎意料胜出,传统政党亦有多名后起之秀上位,一些资历深厚的政治明星反而席位不保,反映选民心态求变。

香港媒体指出,香港政治已进入“素人时代”,许多政党包袱不大,甚至完全没有参与政党的年轻人冒起。各大政党部署明年立法会选举,不能忽略市民希望透过议会年轻化,带出新气象的心态。

民心思变,年轻一辈在今届区议会杀出血路。多个泛民、建制重量级人马皆被寂寂无闻的小伙子撼倒,区选议席俨如改朝换代。

忍够“老人政治”

有年轻参选人直言忍够“老人政治”,直斥政党大佬即使在区议会“选到都兼顾不到”,无法打破闷局,反而年轻子女“靠得住”,更有魄力办事获选民力撑。

有学者分析,雨伞运动唤醒公民意识,加上年轻选民增加,代表求变的青年参选人较有优势。

今次地方选举,由于选民人数和投票率齐创新高,无论建制或泛民主派阵营所得票数皆升。得票率方面,建制阵营仍然领先泛民,差幅却收窄。民建联所得议席数目仍然遥遥领先各党,其次是民主党。

计及当然议席,十八区议席都以建制派为大多数,整体格局没有变天,但是变化苗头却在萌芽,在泛民阵营中尤其明显。

在泛民阵营中,排头位的民主党议席比现届略减,民协排第二,令人意外的是新民主同盟出选16席赢得15席,在泛民阵营中排第三;还有8名“占领中环”行动后冒起的“伞兵”当选。

9“伞兵”参选仅1成功

但香港市民对“伞兵”也不是照单全收,“伞后组织”青年新政高调打着“占领行动”的旗号,派出9人参选,结果只有一个成功。

反观今次当选的几位“伞兵”,大部分把重点放在社区层面,抱有浪漫理想,表现斯文,这样不仅吸引年龄和政治理念相近的“首投族”,同时吸引一些政治立场并不强烈、但希望求变的中间选民。

樱桃选区的“中出羊子”钟铭麟数落选。(欧新社)

粗暴激进派近全军尽墨

香港今次区议会选举,有一批非传统泛民人士参选,他们的共通点是认同占领行动提出的“真普选”定义,政治立场比传统泛民大党激进,至于采用策略则各师各法,并非所有人都认同一些激进民主派的“勇武”策略。

值得留意的是,与立法会内几位激进民主派成员关系密切的政治组织,包括社民连、人民力量和热血公民,今次派出多人出战,却几乎全军尽墨。他们重点狙击传统民主派大党,在“自己人”阵营中抢票,而过去在街头运动中表现粗暴,与议会内的“烂仔”作风和拉布条破坏互相呼应。

他们的大败,显示连泛民支持者都看不惯他们的恶形恶相,不认同他们的“勇武”抗争策略,更不愿他们把在立法会捣乱的一套搬进区议会。

传统大党势须换策略威胁明年立法会选举

这些年轻人在区议会打开政途,令人留意会不会明年进军立法会。

由于立法会采用比例代表制,他们并非毫无机会,这要视乎他们能否组合力量在大选区中发威,以及未来数月在区议会的政治现实环境下如何展示办事能力,去把所宣示的理想落实。

无论他们最后是否参选立法会,他们的得票反映了部分选民尤其是首投族的选择和诉求,势必影响传统政党的日后工作铺排和选举策略。

占中后首场民意考验第三势力趁势崛起

本届选举是2014年“占中”之后的首场政治选举,用一场“对决”来形容并不为过。尽管候选人没有大打“政治牌”,但双方阵营的选民,内在的政治张力却没有消除,而是在等候一场选举的机会去“发泄”。

历经梁振英上台、国教风波、因自由行而引起的中港矛盾,香港社会形成不同程度的撕裂。而2014年8 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改作出决定,最终导致雨伞革命及长达79日的占领中环行动,香港政治局势分布出现重大变化。

对于反对派阵营而言,急欲借一次选举证明去年的“占中”是成功的、是正义的、是符合香港社会需要的;对于建制派阵营来说,早就对反对派“占中”、否决政改“忍气吞声”,早就希望用选票“惩罚”。因此,当双方选民都存在利用选票去表达政治意见的强烈愿望时,使本届区议会选举投票率创新高。

但这次区议会选举中,建制派无法复制以往大胜泛民的战绩,泛民也仅取得微幅增长,反观第三股势力趁势崛起,将大大改变香港未来的政治生态。

九龙城黄埔西选区“伞兵”邝葆贤(29岁)表示,是年长一辈将改变香港的希望交予年轻一代的时候。

油尖旺富柏区公民党议员余德宝(24岁)希望改变“蛇斋饼粽”(议员用食物和礼物贿赂选民)文化。

沙田富龙区民主党议员曾素丽(27岁)认为,即使是年轻人从政,只要肯实干,也可获得市民认同。

选民唾弃老人政治建制仍拥七成势力

香港本届区议会选举结果尘埃落定,在投票率创新高的情况下,民主派并无大获全胜,建制、泛民两阵在区议会的势力分布与上届相若。

据香港《明报》统计,全港431个区议会议席,民主派取得106席,比上届增长14席,维持全港区议会约25%席位;建制派取得298席,较上届少13席,但仍然主导70%议席。首次参选的伞兵则有8席。

两阵政治力量版图没有大变,却人面全非。

本届选举有73名候选人连任失败;同时有75名候选人首次参选就当选,其中33人是30岁以下的新人。

泛民、建制主要政党除了有立法会议员落马,也有多名老将铩羽,当中有自回归后担任区议员至今的老将,被20多岁的年轻对手击倒,各党派也有大批35岁以下的新人当选。

民主党、民协、民建联和工联会等政党,昨日总结选举结果时,不约而同标榜党内新人成功上位,反映新旧交替换血成功,称这反映社会期盼新生代参政。

此外,盘踞新界东多年、拥庞大地区势力的“公民力量”,与新民党结盟后首次参选即遇滑铁卢。5名做了约16年的区议员竞逐连任全面落败,他们全都败于20多岁、首次出选的新人手下。民协则有4名竞逐连任的议员落败。

徐子见每天在街头和上门拉票,终打败锺树根。

6周拔21年“老根”徐子见“素人典范”

本届区选多位无名素人击倒建制巨人,其中48岁的徐子见更将渔湾区扎根21年的锺树根“连根拔起”,堪称“素人政治典范”。

徐子见自言赢在勤力,一周7天在区内宣传,并家访逾2000户。有居民昨称10年难得一见锺树根,对其落选大快人心。

柴湾的渔湾区是传统建制派控制区域,自1994年起民主党、社民连屡次挑战仍落败,锺树根更曾两度自动当选。

曾任“伞下爸妈”义工的徐子见在柴湾长大,在提名期最后一天报名。

脚伤在身的徐子见一周7天活动,从清晨7时到晚上10时在街头或上门拉票。最辛苦一星期只睡了9小时,又试过夜晚躺在床上双脚轮流抽筋。

昨晚约150名网民响应网上号召,到锺树根位于渔湾邨渔安楼地下的区议员办事处“道贺”。他们以扩音器播锺的“金句”,开香槟庆祝及放礼炮,又高唱徐小凤名曲《喜气洋洋》,历时约40分钟。

大批巿民星期一聚集在渔湾邨锺树根议员办事处外放礼炮,庆祝锺树根落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