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屋主欠债 新屋主租客当灾
疑保安松懈公寓遭泼漆

疑是前屋主欠债没还钱,导致大耳窿前来泼红漆。

新闻特区:武吉班登公寓2 

(安邦24日讯)公寓单位易主后出租,岂料大耳窿频来追债兼泼漆,新屋主及租户大感困扰。此外,疑是公寓保安松懈,所以才让大耳窿随便进入追债,引人诟病。

追债事件发生在武吉班登公寓2,前屋主相信是欠债而出售屋子予新屋主刘淑美,后者较后出租给租户法鲁兹。

法鲁兹则于上周四(19日)约下午4时35分准备出门时,发现门前遭人泼红漆,他马上到邻近警局报案及通知屋主。

他是于去年6月和另外3名朋友租下该单位后,首次发生相关事件。他事后也向另外3名室友求证,众人坦言未曾欠债或得罪人,因此相信泼红漆事件非冲着他们而来。

刘淑美今早向莲花园区州议员张菲倩指出,她去年12月接收该单位时,发现前屋主留下各种追债的传单,她报警并将报案纸张贴在公寓门口后,就再没有收到追债传单。

她说,为免再有人前来惹事,她装修完毕后仍将公寓丢空,直至去年6月才出租。

低于市价购入

“我怀疑这次泼红漆与上次派传单是同一夥人,皆是向前屋主追债。”

刘淑美指出,她去年11月5日购买该公寓时,买卖过程全由律师及房屋代理协调,所以从未和前任屋主碰面。

“当时该公寓市价约30万令吉,前屋主指急需现金,仅以26万800令吉出售,但附加条件,要求她代为支付近2万5000令吉的杂费。”

她说,去年12月接获律师通知公寓买卖手续已完成,但前屋主没留下锁匙且不知所踪,等了近两周,她听从律师建议,在公寓管理层人员的陪同下请锁匠开锁,才得以进入该公寓。”

“当时屋内凌乱,仅剩几样家具及各种追债传单。”

在场者包括无拉港妇女组委员彭爱莉。

张菲倩(右)翻查公寓访客登记记录,认为3名未留下联络电话的访客有可疑。

未留联络电话 3访客可疑张菲倩盼公寓加强保安

张菲倩质疑公寓保安系统松懈,导致大耳窿能堂而皇之进入公寓泼漆。

她说,在翻查事发时的访客纪录后,已锁定其中3名未留下联络电话的访客。

因此她将和此案的协调官洽谈,也希望公寓保安能加强巡逻,确保公寓住户的安全。

“我也希望债主得知公寓易主后,不要再骚扰。”

收账公司否认泼漆

此外,张菲倩即场依据传单上的追债人联络号码拨给对方时,对方坦承自己是收账公司的员工,但泼红漆的另有其人,并非他所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