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宾:6企业获准采沙
哥打滤水站河道遭破坏

陈泓宾(左三)向记者展示2014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三系列州政府的弊端。左起为黄俊历、杨敦祥,右起为廖彩彤、邹裕豪及林永源。

(新山23日讯)明吉摩区州议员陈泓宾表示,柔州不仅只有集水区遭侵占破坏,根据2014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三系列揭露,如今距离滤水站550公尺的河道旁也遭侵占破坏,进行采沙活动。他说,根据上述报告揭露,共有6家企业涉及在哥打丁宜县河道旁进行采沙活动,虽然这些企业皆取得哥打丁宜县署的批准,然而环境局与水利灌溉局却不支持该项活动。

污水直接排入河

他还说,既然活动已不获环境局与水利灌溉局的支持,他费解为何县署却可发出执照批准,而且这些企业采沙后甚至把污水直接排入河流内,严重污染水质。

他今天在记者会上,如是表示。

此外,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表示,根据2014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三系列报告显示,违反条例的采沙活动也是导致柔佛州水量下降的导因之一,不排除供水给新加坡的灵佑河(Sg.Lenggiu)是受此事影响,该河流的水量已从80%降至42%。

配水问题恐恶化

他说,若州政府不再采取严正的管制和行动,配水问题恐怕将会恶化下去。

另一方面,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说,根据2014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三系列也揭露,土地及矿物局(PTG)与古来县土地局(PTD)在农业地转换工业地出现严重的差错,让州政府蒙受高达1469万令吉的损失。

他说,原本9片共426.41公顷的农业地已转换为工业地,但有关当局却以农业地1年3万2355令吉来作税收,然而工业地1年的税收是89万5461令吉。

历经非法挖沙工程及伐木,哥打丁宜原始保护区受严重破坏。

非法挖沙猖獗侵蚀河流破坏集水区

哥打丁宜非法挖沙工程及伐木,导致原始保护区严重受破坏。

原始保护区没受到应有保护,反遭非法挖沙工程以及河流改道等不良影响,附近一带居民强烈不满河畔遭侵蚀,他们对水源无法流通至原有的集水区,以及河床遭破坏,感到担忧。

报告也提到,居民于去年10月初反映受侵蚀的范围,部分沦为垃圾场,惟非法伐木和挖沙工程并没因此而停止。

工程准证获更新

报告显示最近五月份的调查结果,非法工程仍持续活跃,水利灌溉局的回应中也提到相关工程的准证已获更新。

该报告也要求批准相关工程的当局,必须回应有关1万5000令吉的抵押金动向,这与申请更新执照息息相关,惟至今仍未收到任何合理的解析。

监督不力

报告强调,当地的伐木以及挖沙工程,显然没遵照令县土地局,以及土地与矿务局的紧急停令。

根据规定,即使有挖沙工程计划,必须是在河畔20公尺外展开,惟根据调查显示,目前的工程皆严重违规,这也突显监督不力。

目前,各造已对工程带来的破坏,进行检讨阶段。

非法伐木  保留地遭滥用土地局受促加强执法

总审计司报告揭露,古来与哥打丁宜县出现差错,许多农业地尚未转换成工业地,让政府蒙受损失。

调查显示,古来与哥打丁宜县也出现非法砍伐树木活动,与河流缓冲保留地被充作砂石处理地点,这种情况出现,原因是当局没有按时进行检检查,以及执法力度不强。

应增加检举次数

为解决相关问题,审计司认为,有关单位必须增加定期或突击的检举次数,记录相关矿物开采地点的状况,确保承包单位遵守规定。

审计司建议,当局可与国家遥测中心合作,提高科技的使用以减少对大自然的破坏。

报告指出,柔州岩石类开采与出口是州政府最大的收入,根据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5条文,有关石头、碎石、泥沙、泥土、红土、壤土、黏土、泥、草皮、珊瑚,以及贝壳皆属于岩石类,同时包括其加工品如石灰、洋灰与各类石头。

根据报告显示,所有关于岩石类的开采与准证的发出,皆由柔州13个县土地局所管理,然而,出口矿物与加工品的特许经营的费用收取,则归柔州土地与矿物局打理。

报告指出,州政府从2012年至2014年所收取的特许经营费用,高达2亿1591万令吉。

尽管如此,审计司就2015年3月至6月的观察,采石管理尤其税收和规划方面,让当局感到满意。

40%土著保留单位房屋出售率欠理想

2014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三系列显示,柔州政府在每个房屋发展项目保留40%的土著单位,出售率有欠理想。

为了照顾土著权益,柔州政府在土地、房屋、店屋以及商业建筑物皆保留40%的土著固打配额,目的是让土著在购买相关资产时,获得优惠价格。

根据柔州土地与房屋局的报告,土著在购买房产时将享有原价的15%折扣。

针对无法出售的土著保留单位,发展商必须向房地部申请开放售卖,再经由柔佛州房屋及地方政府事务委员会的会议通过,才可让非土著购买;自2013年9月起,发展商一旦申请开放土著单位,必须向政府缴付有关房产价格的7.5%的费用。

提出解决方案供参考

据2015年4月至7月总审计司报告显示,柔州土著房屋固打实况难以估计、所售出的土著单位数量有欠理想、发展商没有依据条规开放出售土著单位,以及付予政府的开放费用不多。

为了改善土著固打单位的管理问题,有关报告提出几项解决方案供房屋局参考,包括依据柔州各县的房屋发展计划整理出需要分配的土著单位,重新检测还在刊登广告的房屋发展项目,以确保其土著单位配额。

同时,对没有遵守条规的发展商采取行动,以及重新检讨有关开放土著单位,必须付于政府7.5%或土著单位折扣价的50%。

总审计司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曾于今年5月,在南北大道班兰休息站检查运载沙石的罗里。

土地局缺人手检举非法采石效率低

未定期进行检查工作、提呈报告资料不详、迟迟未上交调查单,2014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三系列揭露,柔佛州土地及矿务局、古来和哥打丁宜县土地局因缺乏执法人员,以致当地非法采石活动的执法效率低。

没定期执法

总审计司发现,哥打丁宜县土地局曾提出,要在2012年至2014年展开阻止非法采石活动计划,但计划实际只有在2013年1月至5月进行。

至于古来县土地局,虽然该局提供的报告指执法人员在2012年至2014年都有检举,但审计司提出,该局人员并没有依据计划,在每星期和每月定时展开检举。同时,该局的报告也没有仔细列明检举日期,以及对违例公司采取什么措施。

调查发现,3单位依据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426(1)条文,在2012年至2014年对超载或非法采石等违例案件开出调查单,但却没有将全数调查单呈交给法律部。

在2012年,哥打丁宜县土地局共进行152项检查,开出4项调查单,惟仅向法律部呈交2项;古来县土地局共进行12项检查,开出4项调查单,仅仅呈交1项予法律部。

在2013年,古来和哥打丁宜县土地局皆开出1项调查单,但至今都未将之呈交给法律部。而在2014年,3个单位进行279项检查,并没有开出任何调查单。

审计司与相关部门对话后得知,导致3单位无法妥当进行检查的导因,皆是工作人员缺乏,且工作量大。

其中,古来和哥打丁宜县土地局仅分别拥有3名和2名执法人员,他们必须身兼多职,如准备违例报告、沙石准证报告、协助绘测师批阅来自马来西亚绘测局的图测等。

新山古来突击检查沙泥罗里超载146%

总审计司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曾于今年5月25日清晨6时至下午2时,在新山和古来县一带,截停重型罗里检查,接受检查的25辆罗里中,有21辆是运载沙石和泥土,他们超载的重量介于11.3吨至74.85吨。其中一辆罗里仅被允许运载51吨的泥土,但被官员发现运载重达125.85吨泥土,整整超载146%。

计重规定不划一

调查也发现柔土地及矿务局与公交会对于规定的重量有差异。前者在批准4C准证时,是以立方米为单位,而后者在进行检举时却以吨为标准,两者相差7.74至30.80吨。

不仅如此,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与县土地局和柔土地及矿务局的标准也不一,相差约0.58至27.50立方米。

审计司认为,柔土地及矿务局和县土地局必须定时到采石场视察,或进行检举,确保业者遵循准则。同时,该局必须加强对科技的运用,与国家遥测单位合作,更好地使用遥测和地理信息系统。

审计司建议柔土地及矿务局以立方米的计算方式,与公交会和陆路交通局的标准不同,该局应将计算方式以吨为标准,避免差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