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人和外来者/慕容嫣

一个人什么时候会被一群人接纳为本地人或者排挤为外来者,是说不准的。比方说自从我到吉隆坡打工后,虽然过着半游牧式的不断搬家的生活,可是并不特别感觉到自己被当地人当作外来者,这或许是因为这座城市太多外来者的缘故。

可是当我以异乡人或都会人身分搬回自己阔别十余载的故乡时,却处处弥漫着:“喂,你这外来者回来这里干什么?”的强烈讯息。这种众人施加在个人身上的提醒,很多时后是缺乏善意的,但却会随着时间或对当地风气的适应而转淡,直到你被承认为本地人。

比较可怕的是,有些人即便在一个地方或一个国家定居了数代至数十代,依然会被其他主流的族群视为外来者。这种被当中外来者的主观认定并不会因为你熟悉了本地人的语言,拥抱了本地人的风俗,甚至对对方的政治或经济利益作出退让而有所动摇。除非你彻底的降伏于对方的霸权,并以典当尊严的方式标榜自己的外来者身分。

历史无法说了算

实际上,就某个国家的历史而言,谁是原汁原味本地人,谁又是外来者,并不由历史或定居年代的久远说了算,而是由掌握权势者来决定的。比方说姓袁的族群尽管数万年至5000多年前已经从中国西南陆续迁移到番薯国,至今却还被比他们更迟迁移到本岛的马姓族群视为外来者。在一些地方,这些彻彻底底的本土产物甚至被视为外劳,因此而只享有外劳般的福利和地位。

至于那些姓花或姓应的族群之命运,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了。年复一年,当特定政权不稳定的时候,这些各种姓氏族群的外来者身分就会被祭出,以便可以收恐吓之效。这种把戏大概也不是落后的国家才使用的。好莱坞巨型商业片,每年都在炮制入侵人类(这本地人)的外来者或外星人,恐怕是人类共有劣根性的体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